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家人,整整齐齐
    “煎鸡蛋时少搁点油。”解禀在一旁提醒道。

    “好。”梁老板从善如流。

    少顷,早餐做完,二人坐在桌边安静地吃着早餐,音响里放着轻扬的音乐。

    之后,梁老板主动去洗碗,解禀则是去准备水果和调酒,随后,梁老板开始躺在阳台的藤椅上看着报纸,解禀则是坐在旁边看着游戏公司的文件。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二人就得离开这个世界了,但对于他们来说,生活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甚至比以前显得更加的恬淡和寻常。

    经历了很多,才懂得什么是值得珍惜的,哪怕时间不多了,却分外珍重此时的平静。

    “你也该证道了吧?”梁老板放下报纸问道。

    “快了,等下个故事世界了。”解禀回答道,解禀的心气儿,其实是低了太多,这段时间也有点过于沉迷这种生活,导致对于证道方面懈怠了不少,但他终归底子深厚,前有扶苏的遗留,后有广播的加持,在上火车前证道,问题真的不大。

    梁老板点点头,“我明天去找个设计师,设计一个我们喜欢的墓碑方案,去了那边之后,我们先把墓碑雕刻出来。”

    “肉麻了。”解禀摇摇头。

    “应该的。”

    二人再度陷入了熟悉的沉默。

    少顷,解禀站起身,将一块橙子送入嘴里咀嚼着,而后道:

    “半年时间,大佬居然超过了五十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离开,大佬可能超过八十名。”

    “估计能近百吧,那些本来没有天赋也没资格证道的人也被广播直接推了上去,这批大佬的实力,只有大概两成不到的人才拥有和以前大佬一样的水准,其余的八成,都是水货,比高级听众强,但也强得有限。”

    “嗯。”解禀点点头,“广播太迫不及待了。”

    “它等不起了,天知道那批秦军在那个世界是在如何折腾,不过好在连续两个故事世界,广播总算是让听众们习惯如何去配合以及打团战了,到时候去那个世界,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梁老板伸手指了指自己,

    “其实关键还是靠我以及陈茹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小侦探。”

    “哦,他已经能被你放在这么高的位置了么?”解禀有些意外。

    “他证道后就没出手了,也没人去招惹他,但我能感觉出来,他的实力,不能以寻常眼光去度量,那次证道的动静你也察觉到了,是什么程度,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且,他的证道,是最特殊的一个,这一点毋庸置疑。

    一群绵羊,被一头狮子带领,也比一群狼被一头羊带领要来得厉害。”

    解禀多看了自家老板一眼,

    心想你到底是狮子还是绵羊心里没点B数么?

    梁老板脸色一红,却继续装作镇定道:“关键还是靠巅峰战力吧,秦军的军阵配合严谨,浑然天成,我们除非有尖刀可以刺穿他的军阵,否则很难僵持下去。不过,我不清楚,那个小侦探去那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兴许,他和我们不在一个目标线上。”

    “对于他来说,无所谓吧?”

    “但对于我们来说,就很有所谓了。”梁老板叹了口气,“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又不是个头最高的一个。”

    微风吹拂,带来丝丝凉意,

    而在天边的远处,仿佛已经有了火车的声音隐隐做响。

    ………………

    南极,浮冰之中,一个女人在那里浮浮沉沉,她的身上不停地散发着一种可怕的锋锐气机,不光是附近的冰盖被切得粉碎,连四周的风雪似乎也被屏蔽开了。

    这半年来,陈茹除了进故事世界以外,其他地方都无法得到她的消息,其实,她一直停留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她不像其他听众有家人有自己的生活需要去告别,她一直是一个人,哪怕是走,也能洒洒脱脱地走。

    现在的陈茹,就像是一把利剑,之前,她曾被老富贵留下的身影留下了心魔,而她并没有走寻常意义上的路将自己的心境从心魔之中跳出来,而是主动沉入其中,让自己走向那一个极端。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于大道无益,却能够将自己打磨成最为锋锐和强劲的剑锋,她无异于天长地久的存在,也不追求所谓的大道永恒和高度,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实力,只有自己的战斗力。

    这才是她所追求的东西。

    或许,事到如今,她还得感谢一下老富贵,没有他的阴影,自己断然不可能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再次获得如此巨大的精进。

    至于去另一个世界能否真的成功,能否活下来,陈茹真的不在意了,她想要的,是以最强的姿态进入那个世界,酣畅淋漓的战一场,如果那个叫荔枝的女人还没死的话,那自己正好可以去和她比个高低。

    陈茹一直是一个纯粹的女人,当初苏白也说过她是一个蠢女人,这样子的一个女人,她没办法成为富贵苏余杭或者荔枝那种善于算计布局的人,因为她的心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她只是一个孤独的行者,目标只是自己的武道巅峰。

    这一刻,她苏醒了,四周的海水开始沸腾起来,宛若新剑出炉,

    时候不早了,

    是时候回去了。

    ……………………

    胖子证道后就去玩儿了,玩儿得很疯狂,甚至有些无法直视,之前他一直憋着,就像是高三的学生一样,拼尽全力,等到高考结束被希望的大学录取后,整个暑假,可以尽情地放纵了。

    苏白的生活倒是如常,每天在小庙里,陪着小家伙玩。

    吉祥一直陪着小家伙,寸步不离,如意则是依旧守着空坟。

    下午,午后的阳光撒照在身上,给人以暖洋洋的舒适感。

    苏白躺在沙发上,看见小家伙向自己这边爬了过来,然后小家伙伸手,抓住了吉祥的尾巴,吉祥只能顺从得跟着一起过来。

    “粑粑…………”

    小家伙伸手指了指吉祥。

    虽然小家伙不会说话,但父子连心,苏白还是能够懂得小家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临近要走的日子了,小家伙想让自己带着吉祥一起走。

    其实,苏白不是没想过这个,但是很难,因为自己想要带小家伙一起走已经很难了,何况再带上一只猫。

    这个世界的格局已经被广播改造完成,当广播和听众都离开后,吉祥这种级别的妖兽只能被这所谓的天道给压制,然后隐居山林之中,一旦泄露出气息很有可能就遭受天罚的打击。

    但把吉祥带走,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喵。”

    吉祥叫了一声,这一次,带着祈求。

    吉祥很少求人,不,它没求过人,哪怕是当初苏余杭带它离开证道之地,也只是苏余杭花言巧语骗了它,而不是它求着苏余杭带它出去。

    这只黑猫平日里一直是一副高冷的姿态,从头到尾都是如此。

    “我不知道能不能带你走,到时候去车站时,我带你去,如果……如果苏余杭肯的话,那你应该可以走。”

    苏白只有把握带着小家伙一起上火车,吉祥能不能上,只能取决于广播的态度。

    就在此时,西边传来了磅礴的气息,魔焰滔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佛爷以魔证道成功了。

    都成功了,

    也就该都去了。

    苏白记得自己以前有一个日本的朋友,算是自己曾经当大少时的一个客户,他曾和苏白分享过其爷爷当年的一本日记,爷爷的日记里写着:长大了,就该走了。

    他爷爷是二战后期入伍的学生兵,死在了太平洋战场上。

    不去看这场战争的是非对错和阵营,在二战后期,无论日本国内如何的宣传,其实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出来,所谓的大日本帝国已经大厦将倾了,但他们也没得选,只能被征召入伍,参与那场帝国血色的黄昏之中。

    现如今,苏白也有这种感觉,和尚证道,胖子证道,佛爷也证道了,但四人并没有多么开心,因为前方,有刑场正在等着大家。

    真正的秦军,不同于故事世界里的克隆体,正在等待着他们。

    苏白转过身,去厨房里准备下一些面条。

    但就在水刚烧开时,苏白听到客厅里似乎传来了一阵欢声笑语。

    苏白微微皱眉,从厨房走回客厅。

    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他正在逗弄着小家伙,同时正在伸手抚摸着吉祥,

    道:

    “当初我把你带出证道之地时曾对你说过,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不会食言,

    我会带你去另一个世界看看。”

    吉祥的表情很懵懂,因为它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姿态去面对这个男子,尤其这个男子的儿子也在场的时候。

    小家伙很开心地接过爷爷递给他的一个带着包装纸的棒棒糖,显得很兴奋。

    苏白侧着身靠在房门边看着这一幕,

    好温馨,

    他妈的,

    温馨死了。

    男子转过头看向苏白,同时抚摸着小家伙的头,道:

    “他也挺喜欢我的,你看。”

    “耶耶…………耶耶…………”

    “你看,他还会叫我名字,一教就会,我记得你教了他很久,他还是只会叫爸爸而已。”

    小家伙示意男子帮自己把棒棒糖包装袋给撕开,他凑到男子面前,举着棒棒糖:

    “耶耶……撕……爷爷…………撕…………爷爷…………死…………爷爷死…………”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