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重生于末世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李老头的眼睛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劫响,庞大的身躯已经失去了知觉,谁能够想到这就是掌握着下界晋级之路,掌握着雷劫的劫响,而现在这位万亿子民仰望的神灵却在自己的控制中,自己要他死就死!

    铁水再次无情的在劫响的身体上冲击,剧烈的疼痛让劫响再次苏醒,他血红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同样血红的眼睛,这种包蕴这强烈的狠毒让劫响第一次感到了战栗,感到了从心中的恐惧。

    他敢说,从来就没有过如此的恐惧,就算是面对生法和昊阳两大巨头也没有过,更让他感到耻辱的是,做到这一点的竟然是李老头,这个曾经被自己看不起的小人物,如今竟然高高在上,跨越了自己!

    但是,劫响已经被惊人的摧残吓倒了,他无法忍受如此凶残的折磨,他有气无力的道:“李老头,本王认输了,本王愿意做你的忠实部属,你看如何?”“劫响,你也有今天吗?”李老头不由大声狂笑着,他的拳头已经轰了过来,一拳拳全都是肉体的力量,他并不想让劫响这么痛快的死去,这一拳拳狠狠的打在了劫响的眼眶上,鼻子上,嘴巴上……让劫响不停的发出了痛苦的嚎叫,昏迷、再度昏迷。

    “尊贵的主人,小人知道曾经触犯过主人的尊严,也作出了无法弥补的错事,但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在今日开始对您忠心耿耿,只要你指向什么地方,小人就冲向什么地方,小人就是你忠心的奴仆!”劫响一脸献媚的模样,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考虑了,只要能够逃脱来自李老头的摧残,他什么都愿意做。

    来自李老头的肉体力量并没有让劫响感到绝望,反而让他觉得捕捉到了李老头的心理,他觉得这样的轰击只是为了泄愤,自己毕竟是大乘高期大乘期,而李老头不会如此轻易的拒绝一个大乘高期大乘期的效忠吧?

    李老头终于停止了对劫响的轰击,他冷冷的看着劫响:“你要效忠我?你真的确定想要做我的仆人?你觉得还有这样的可能?”“李宗主,不,我尊敬的主人,劫响愿意为你开疆裂土,你一定不会满足南国域这样一个弱小部域,您的眼光一定超越了南国域,小人愿意为你打通东满域、肯呈域、晃月域!”劫响在李老头面前不断的磕头以示对后者的效忠。

    而李老头的嘴角依然挂着一丝冷笑,无论是被逼无奈,还是真心归顺,难道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劫响,你是我的仇人,我会饶过你不成?”李老头直接破除了劫响的梦想,而劫响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叫起来:“不,不,我并没有想要杀害人啊,是生法的命令,我无法违抗啊!”

    仿佛是被重重的在心灵深处撞击了一下,李老头的神识都加速了跳动:果然是生法!劫响的话李老头并不怀疑,劫响的背后如果没有生法,如何能够如此精准的算出自己的空间通道,如何能够对自己和睚睦进行袭击,劫响做不到!

    没有另外一个能够推测天机的人物帮助,劫响就是想这样做也无法做到!难道真的是生法,不是劫响的推脱逃避之词?“我如何知道你说的是实话?”李老头冷漠的道:“明明是你下的手,你还要推脱到生法的身上?之前暗算清可,不也是你暗算的吗?”

    劫响连忙点头,从李老头冷冰冰的态度那种让自己心悸不已的杀气却渐渐消融在空气中,劫响知道什么应该推脱,什么不应该,清可这件事自己推脱不了,不能什么脏水都往生法身上扣。

    “暗算清可的确是小人的心胸狭隘,对主人昔日过多的不敬。但是冷炎的确是生法命令小人下手的,小人是迫不得已,他和昊阳联起手来对付小人,小人是迫不得已啊!”劫响赶紧将自己的罪责推卸,这可以关系到冷炎的,越轻越好。

    “将过程给我都说出来,包括你在空间通道中暗算我的事!”李老头冷冷的喝道。“是,主人,小人必定实话实说。”劫响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果然连空间通道的事情都被李老头发现了,不过这倒是一个有力的铁证,可以让李老头的视线转向生法,这样自己就可能获得李老头的谅解。

    “生法掌握的是气运,至少在南国域没有第二人能够象他一样洞察天机,尤其象空间通道这样发生在瞬间的天机唯有生法可以推测到,当然生法也要付出反噬的代价。”劫响说:“但是他已经不顾一切了,小人从来没有见过生法如此的……失态。”

    “其实小人偷袭失败之后并不愿意在主人的附近,但是生法在小人下界之前就已经吩咐过小的,主人会去气运气阵将里时图收取,这是一个偷袭的良机,因此命令小的继续盯梢主人的动向。”劫响见李老头的眼睛又在泛红了,连忙解释道。

    李老头的眼中露出了冷意,生法,处心积虑的算计我,这是你自找的!我就好好和你斗一斗,我倒要看看是你和你的共生商行有多厉害!“劫响,虽然你对我效忠投诚,但是你毕竟是杀害我儿子的凶手,这一点你应该明白!”李老头的眼中泛出浓浓的杀机:“你可知道,除了这一点外,我还有一条必杀你的理由!”

    “是是是,小人曾经多次冒犯过主人,但这是小人有眼无珠导致,今后一定对主人忠心耿耿!”劫响并没有明白李老头的话中有话,还以为李老头要责罚他,只要能够成活劫响也就什么都豁出去了。

    李老头冷厉的眼光令劫响为之浑身颤抖:“我从来不许下实现不了的诺言,我当时虽然弱小,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变强,为他报仇。也是因为得到了这道大乘本源的力量,我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登上了如今的高度,具有为他们报仇的实力。”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大乘高期大乘期,杀了我位面会崩塌,杀了我你也会死,你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对不对?”“站起来!”李老头怒吼道:“和我最后一战,否则就是死!”劫响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的心中已经绝望了,自己如何能是李老头的对手,而此时一战注定已经躲不过了。

    劫响惊恐的往后退着,他向来都是索旁人的魂灵,但是现在他却成了被索魂的对象!一声狂叫,是劫响临死前的最后一击,正是因为最后的绝望使他催生出了最后的反击。但是纵然是最后的一击,却不是最强的一击,连大乘的力量都没有,因为劫响已经被里时图的力量打压的实力所剩无几。

    李老头一声狂笑:“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大乘,我终于完成了你的心愿,劫响今天将永远的不在!”劫响召唤而来的力量,漫天的雷击对于李老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就是大乘中期顶峰巅峰的境界也不要想能够摧毁李老头身体中的不死金人,何况李老头不但有金人护体,还有神领之门的自然防护,劫响如何能够给李老头任何的伤害。

    一把将劫响抓住,李老头的手掌中已经蕴含着自己本身强烈的能量,只要轻轻一拍,就足以将劫响毙命。劫响惊恐的眼神在急剧放大,李老头毫不犹豫的挥出手掌,顿时劫响的神识四分五裂,化成了无数的丹,而此时李老头就感到一种难言的威压在向着自己扑来。

    “虽然我肯定要死,但是你也一样要和我一起陪葬,李老头,我们一起走吧!”神识虽然全部破碎,但是劫响目前却还没有完全死去,他当然看到了来自天界的恐怖一幕,已经没有畏惧的劫响毫无顾忌的狂笑起来。

    但是他很快就无法笑出了声音。因为李老头一声大喝,在天空中已经多了一样东西,耀眼的白光忽然从他的头顶上缓缓的升起,毛王令的圣洁光辉忽然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劫响最终看到了毛王令出现的一幕,毛王令出,除非实力已经到了亚圆满,大乘高期大乘期和之下的境界都是无不臣服的。

    这连李老头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毛王令也奇怪,李老头曾经多次用意念动用它,可是它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而现在李老头没有动用,竟然它自己跑出来了。其实李老头的怒喝是准备唤出神领之门来抵挡目前气运层面威压的,对于这是不是有把握克制住位面的反噬李老头自己都无从知道,没有想到连神领之门都没有及时反应,毛王令倒是已经自己出来了。

    “毛王令,你竟然得到了毛王令!”劫响的眼神中彻底崩溃了,毛王令下,犹如世界之王降临,李老头对自己的下手等同于世界之王,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说杀死任何一个大乘高期大乘期都会受到位面的反噬,但是对于世界之王却是例外的。

    世界之王是一个位面的最高存在,它仿佛就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对于他圆满的位面而言,他就是一言九鼎,拥有宰杀大权,不要说是大乘高期大乘期,就是实力和他只有一线间隔的亚圆满又如何,也是说杀就杀,仿佛草芥一般。

    相对于人类世界来说,毛王就是拥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他的意志就是天命,不会受到任何的反噬,而拥有毛王令,就等同于如朕亲临一般。而李老头目前还要高于这个地位,他比钦差大臣的地位还要有过之,他还有一个合法继承人的身份,也可以当成毛王指定的新皇,只是还没有明令而已。

    劫响惊骇的看着李老头,他明白自己完蛋了,目前的李老头杀他犹如杀一只鸡一般的容易,要早知道如此的话,自己如何能够选择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他惊骇的眼神保持了很久,其实他已经早就死去了,只是死不瞑目而已。

    李老头总算是知道毛王令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那就是宰杀大乘高期大乘期根本就不用担心会遭到什么报应,只要对自己不利,自己就可以大开杀戒,当然这个杀戒大开要以自己的实力来做保证。

    此外,自己目前还不知道这很有能量的毛王令什么时候会出来,好像目前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命令它,否则自己毛王令一出,人类世界就可以号令天下了。李老头心念一动,这次毛王令倒是很听话,迅速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抚摸着这支犹如玉箭般的毛王令,李老头若有所思,他一抬手将劫响的尸体抓了起来,身形在转瞬间就不见了。而在几个呼吸间,冲天宗中已经多了一具让所有人都万目睚眦的尸体,既然人人都恨不得将这具尸体给撕裂,只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极为高大的存在,凭他们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而现在,这具让那个他们眦裂戟指的身躯虽然已经悲惨的不成样子,却已经死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在云端中响起:“劫响,我已经杀了,今天就举行冷炎和遇难弟子的大祭,为他们报仇。”

    劫响的肉体最终惨不忍睹,几乎不能算是尸体了,好在劫响已经魂灵消散,否则劫响还要忍受不知道多少折磨才能死去,死,有时候的确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劫响的人头被最终高高的悬挂了起来,李老头用一种古老的仪式震摄着对冲天宗下黑手的人,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生法也应该知道,他此举就是给生法看的。

    李老头的目光已经盯上了另外一个目标:生法。他和生法的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冷炎的死表面上是劫响一手造成的,而在他的背后生法才是真正的凶手,李老头的怒火已经无法抑制。

    以血换血!李老头冷漠的脸上蕴藏着深深的杀机。

    “宗主,属下请令随从,请宗主成全!”就在李老头要重新安排冲天宗的事宜时,睚睦忽然站了出来,在李老头面前跪倒。李老头点点头说:“好,睚睦,你随我上天界,我那里本来就需要帮手,你正好能够帮上我。”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