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历史军事 > 攻约梁山 > 276节平西5
    海盗军的斥侯比例很高。

    就赵岳这边的十五万骑兵来说,斥侯能达到十分之一强,也就是至少有一万五千将士是斥侯。

    上万人的斥侯兵种汇聚在一军用,那真正是能独立打一场战争的大军了,不在仅仅是作战主力的配属兵种。

    在从云中府来西夏的时候,斥侯军担任外围侦察警戒与实际上的开路先锋任务,一支支上千人规模的军队形式最远放到离大军主力五十里外活动,整个斥侯前锋军分成多部,梯次布局,滚动前进,最前边的累了,由后边的顶上前......依次而上,如此斥侯军能轮番得到放松休整,也能保持最危险任务最重的最前锋斥侯始终有充沛的精力与战斗力。

    斥侯军一路上遭遇过战斗,和偶遇的杂胡部落,但更多的是被早走的杜壆部杀了大小头人和强悍不服者的部落。

    这些胡人部落失了领导者和主心骨......剩下的不过是些普通的一代代被头人、贵族老爷统治和吸血的早已麻木习惯了悲苦低贱的牧民或有些武力却没什么见识也没个大主意的部落勇士,都是低贱奴隶,面对剧烈急速转变的历史和生存环境,惊恐又茫然无措,不知是应该信海盗的话果断南迁追随海盗,还是继续在草原游荡准备过冬却要面临真可能随时降临的辽与女真一同扑来的凶残屠杀抢掠,就算辽与女真野兽不来,也会有其它部落越虚来掠夺和凶残吞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就只能本能地来到夏国边缘徘徊观望着,无法决定真进入夏国加入海盗还是先滞留在这一带等待局势的进一步发展。

    按先过去了的可怕海盗大军所说的,过了些日子,后续的海盗军果然真来了,而且兵力更多,势力更庞大惊人。

    听海盗的宣传,看海盗对顺从的他们并不凶恶可怕,想想海盗国四季花开的美好安宁公平......自己仍能当牧民过自己擅长也习惯了的生活......似乎追随海盗离开贫瘠苦寒的大草原也没什么不好的......没什么可犹豫不决的,实际也没其它选择。

    于是这些无主的部落就纷纷跟着赵岳的大军进入夏境,怀着难知命运如何的忐忑不安复杂心理走向.....新的生活......

    赵岳知道铁鹞子军的嚣张自负,但无法预料察哥会对前几轮斥侯交锋失败做何反应,为防范报复也加强了斥侯出行的力量。

    他把“镇宅四煞”的本部骑兵收归中军由他直接管辖,令施威等四个凶货带着老部下斥侯军也加入斥侯战中。

    四个恶货一听这命令就乐了。

    早就想杀人想得手痒了,这一路整天领兵枯燥行军都腻得想发疯,这下总算逮到机会出去自由放放风发发凶威了......

    哎呀,还是二爷了解咱们“老人”,也体贴咱们兄弟的好战好杀心情。

    四个恶货,一个二个的大声应诺,拍胸脯咣咣保证杀得夏军斥侯一个没跑,铁鹞子又怎么了?照样干翻他......

    赵岳看得好笑,但自然不会打击四个凶货的积极性,但仍板脸严肃警告:“不得轻敌,不得自大追敌过远.....范围就局限在十五里内,敢乱来,军法伺候。都是当爹的人了,不是任性胡为的年纪了,多想想家中需要你们保护照顾的老婆孩子,都给我好好活着。打垮察哥,荡平夏国才是我对你们此行的期望。”

    “哎......”

    四个凶货咧大嘴应着。

    都不傻,相反还有小聪明,知道赵老二心里对他们是关怀的,心中喜欢又感动,自然无有不应,杀敌的劲头更足了。

    赵岳呢,实际是借机剥夺了四个家伙的军权,决心从此带在身边当亲兵用了。

    只有如此,这四个不着调的凶货才能全面发挥正面能力建功立业,也能活得长久些,否则早晚得在正规军中被玩死。

    军法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军法是熟知的,个人能预测行为后果,注意不触犯就能避免惩罚,军法再严也不怕。可人心......是非对错是好人坏人不重要,甚至你到底犯没犯军法你是功臣不该死也是无关紧要的。厌恶你,就是感觉看你不顺眼......人心就会千方百计害死你。在这个时代的军中尤其有这个便利。人心杀人的威力更大。

    当然,人心害人的威力一直也没弱过多少,即使在二十一世纪。

    赵岳特意对施威、王在寿四将的警告只起了一点作用。

    四个恶货带队出去巡哨仍有嚣张轻敌情绪,自然是跑到了最能接触到敌人的最外围,和先期来摸底试探的小股铁鹞子遭遇了。双方谁也不服谁,一方是有意要试探兼报仇,一方则是一心多杀敌立功痛饮杀人快感并积极表现给赵老二看,更想亲手试试传说极可怕的西夏铁鹞子军到底有什么可怕的突出能力,平山铁鹞子?俺看你怎么个平山法......

    双方人数又差不多,都是几十个人,四煞这边稍多点,都有心近战一较高下,如此能杀得更狠更痛快也能更了解对手的真实实力,所以在第一时间内都没使用双方都具备的神臂弩这样的强弩等远程武器对付对方,都是怒吼咆哮呐喊着瞪着血红的眼睛策快马狂奔向对方......猛烈撞击在一起转瞬短兵相接展开最凶险的肉搏血战,各呈其能各展勇烈......

    施威、杨烈等四将如今已经成长为军中真正的高手悍将。

    象他们这样的好杀好斗殴的恶货,都很重视自身武力的提高。没本事就教训不了人啊,只会反被踩,尤其是在最讲究自身实力的军中,打输了怪自己没本事,找上级找“家长”评理撑腰只会更丢人。而上级“家长”处理军中部下的争斗纠纷往往是各打五十大板,然后你该干嘛干嘛去,不服?再打五十大板。所以这些年来,即使没有在他们少年时就留下了浓重难去心理阴影而从潜意识里就敬畏惧怕的赵岳在身边盯着督促他们,他们也自觉发奋习武,日日不辍。

    四将身边的这些部下都是他们按军中规定的将领属从配置而从本部逐步精挑细选出来的亲卫,自然也多是战斗好手。

    铁鹞子这边,除了铁鹞子骑士本身,剩下的人就是同行的各个铁鹞子的亲信死士辅兵,百里挑一,也个个不凡。

    这是双方硬实力上的对比。

    从思想精神意志上看,

    双方头领都是忠诚自己的国家民族的。

    四煞这样的恶货被洗脑太久了,在少年时就开始了洗脑教育,另外也是根本利益所在,人品心性虽不好却照样不缺乏忠诚,遭遇敌杀挑战决不会退让妥协,必要时也会不惜一死战到底,这是海盗军一再强调的军人的神圣尊严和使命,不容亵渎。亵渎了,甚至怕死干脆投降了,也没好结果,无非是整日提心吊胆多苟延残喘几天而已。

    四个恶货可称是在赵庄长大成才的,都深知背后的祖国是何等强大赵老二又是何等的厉害,更深知背叛是没活路的。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连赵岳失望的眼神都是他们万万无法承受之重的,在赵庄的时候就已经早早习惯了全力争取表扬避免让决定他们命运的赵岳对自己的表现露出失望,因为失望带来的就是生活待遇上削减的惩罚、庄人的排斥......更可怕的是被放弃无视了甚至干脆被抛弃。

    一个人习惯了并且依赖着某个人或某个群体带来的生活,就会产生畏惧抛弃的心理障碍,这是人类的生存本能。

    对有这种心理障碍的人来说,被抛弃比死往往更可怕,也更对行为有约束力。

    就象法律一样,它最大的作用是事先提醒人不要犯罪,而不是惩罚犯罪。

    对施威他们来说就不敢想像被赵岳失望厌恶甚至抛弃后的情景。

    被帝国抛弃的人也决不会有活路。

    赵岳就多次亲口说过:他最恨的就是无民族之骨者背叛者。凡是此类人,就算追到天边也必须坚决清理掉........

    关键是帝国就有满世界追杀的能力。谁也逃不掉。谁也挡不住......

    一切的一切都迫使四煞不会自身心性不良就对祖国尤其是对神奇莫测似乎无所不能的赵岳就不忠诚。

    铁鹞子就不用说了,本就是党项人最核心的阶层,享受最多的利益荣耀也最是忠心维护西夏国和本族,不惧死战。

    而双方的部下都是反复挑选考验出来的忠心追随主人的死忠分子,时刻准备着以身为主人挡灾去死......

    为祖国为本族而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也都有决死的意志和胆量。咱们比比到底谁最强......这场小股遭遇战杀得就分外凶险激烈。

    宏观意义上说,这场较量实际是新时代精神风貌的精锐军人与旧时代思想的最精锐军人进行的一次面对面较劲比拼。

    但搏杀全凭真本事,来不得半点花巧。就看谁更厉害。

    打架杀人这种事,行动看老大。

    镇宅四煞中,施威是老大,也抢在最前头冲上去,大刀一摆嘶吼着对准同样凶悍的铁鹞子就砍去,很是英勇,但他并没有把赵岳的事先警告真听进心里去了,自信本事而狂妄有些轻敌,结果初一交手就差点儿被铁鹞子一刀斩了。

    若不是他苦练至今,马术精湛,武艺高,反应快,又有宝甲护体,这一下就成了死尸。

    惊险逃过一劫,施威惊出一身冷汗,轻敌的骄狂之心这下是彻底没有了,在对手那饥饿野兽般阴森残暴眼神的鄙视嘲弄注视下羞臊不堪,也彻底怒火爆发了,凶性暴涨,血红着眼咆哮着更凶狠地反扑上去,完全展现了亡命之徒的本色......

    他的对手则惊讶了一下。

    按经验,无论是辽国悍勇大将,还是宋国的名将勇士,亦或是回鹘人的狂野蛮将,在性命侥幸逃过此劫认识到他们铁鹞子的厉害后,都会产生畏惧,最常见的就是立即以各种机会或方式避开另找弱的对手厮杀。可这个海盗居然不但没惊惧退缩,反而气势暴涨的更凶悍反扑上来......看来海盗能那么狂妄自信,也不是没道理没点过人之处......

    施威的教训落在了稍后面的杨烈、王大寿、邓天保眼里。三人同样的骄狂心也被泼了盆冰水,顿时瞪眼小心起来......

    在这个时代,西夏的武器制造技术其实是比辽、宋都强的。比如神臂弩这种远程武器最先制造出来的是西夏。

    就拿刀来说,夏国的就比宋刀辽刀都更坚韧锋利,大夏龙雀刀是很有名的。

    平山铁鹞子军配备的战刀等武器装备自然是夏国能有的最好的,在此战中,铁鹞子主力人数也比对手的干将多两倍。因而,本就自负本领的铁鹞子更自信此战能大胜对手。在他们眼里,对手将领的亲卫这种悍卒只是稍强点的蝼蚁而已,于战局的影响无足轻重,再多点也不是问题,只是需要多费点力气屠杀一下罢了。

    也就是说他们也轻敌了,但无知技术时代落差导致的后果是不堪想像的,也是他们压根没预料到更没有心理准备的。

    施威等四个恶货一严肃较真发了狠,拿出全部本事和优势猛攻,刀枪难入的真正宝甲不但有效保护了他们,也让他们能比对手更彻底放开手脚采取更多的以命搏命的冒险打法去拼,铁鹞子的强悍与凭数量围攻优势也逼得四将玩命厮杀。

    赵岳的远超时代技术在此刻发威。

    四个恶货挥舞的锋利宝刀、长枪、钢叉先展示了优势。铁鹞子自负的战刀在反复猛烈交击中被斩断,身上精良的铁甲再也不能象往日克制宋将辽将......那样护得他们更安全更有优势,在对手的长枪、刀尖、钢叉下一捅就破,一斩就开......

    厮杀激烈无比。双方都是全力一战。但决定胜负的交锋时间却并不长。

    铁鹞子无知大意,在冲锋交手的最初片刻中认识到对手的武器太锋利时却已经晚了,刀折.......人亡,一具又一具着沉重厚实铁甲的尸体落马轰得砸在这片戈壁坚硬的地上,一代代只知一味索取大自然的生命鲜血汩汩流淌,染红渗透也滋润回馈了这片被他们掠夺太久也贫瘠饥渴太久的大地,铁鹞子几乎是几转眼间就战死多人丧失了主力人数绝对优势。

    剩下的铁鹞子大吃一惊:武器如此犀利?这难道就是海盗军战无不胜狂傲自负能横行天下的依仗......

    再看四煞手下的悍卒,铁鹞子们才稍松口气:原来不是海盗都能配备这种锋利难挡的武器和难破的盔甲的......

    宝甲宝刀自然不可能装配到士卒手中。有这个技术,客观上却没那个物质条件。

    施威他们的亲军在战斗中也纷纷死伤。

    对手的辅兵确实厉害。

    而战争,无论是什么时代的,都是一样的残酷一样的高死伤率。战争中的人命是最不值钱的......无论上面如何重视......

    施威他们则红了眼。

    他们虽恶,却极讲义气,对别人无良,但对忠心自己的部下是很有人情味的,看到部下死伤一怒一急越发拼命厮杀......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