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俗人重生记 > 第1660章 认死理儿
    赵海汉现在看的挺开的,旗下的基金亏点钱不算什么,他既亏得起、也不怕亏,只是这次找了谢运鹏的关系、带着弟弟过来的真实目的,其实也只是不愿意跟眼前这人交恶。

    虽然以他目前的身份和地位、只要不出省也是谁都不惧的,但真正对眼前这人进行过了解之后,赵海汉还是觉得最好不要引起什么误解,因为他所交好的人都过的挺不错的,但他的敌人、似乎就一个有好下场的。

    打定了主意、赵海汉见谢运鹏将话头岔开了便苦笑着指着他弟弟道。“外面传的那些也不完全算是谣言,得,让他说吧!”

    赵海维满脸的苦涩,叹了口气。“亏点钱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这次亏的有些冤。这么说吧,我好多年前跟隆德打过交道、也算是欠下了个大人情,万梓峰在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找上门来、自然是不好不给面子,之前他做的也不错,可没想到这一次是该果断的时候他不果断,该坚持的时候又不敢坚持了,损失倒是没什么、早晚应该还是可以赚回来的,但关键是的他还能不能做了,我心里面是真的没底儿。再加上他挺喜欢剑走偏锋,这可就让我非常的为难了,他想要重现隆德的辉煌、倒也没什么,但问题是隆德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吗?我是觉得有些悬。付总啊,您才是真正的投资大师,您给指点、指点,成不?”

    付正义愣了一下,想了想才道。“隆德的垮台并非单单是那三驾马车的问题,盲目的求大、求全、上规模才是致命的,即便是隆德能够维持三驾马车的长盛不衰、但通过非法集资搞来的资金不断的加杠杆、那早晚是要出事儿的,更何况隆德收购了那么多的企业,良莠不齐也就罢了,整合期间也是既没有章法、也没有规矩、更没有得力的人手能够胜任,所以想要重现隆德的辉煌几乎是不现实的,法律越来越完善、漏洞越来越少,投机取巧的结果注定是会失败的。”

    万梓峰所想的、赵海维哪里会不清楚?他让万梓峰管理海维基金的目的、就是想试试他的实力,在五三零发生之前他的表现应该说是可圈可点,虽然在做出成绩之后有些得意忘形、甚至是嚣张跋扈,但赵海维也是个有容人之量的,只是这一次他败的实在是太惨了,即便是能用‘非战之罪’来帮他开脱,但错了就是错了,这是必须要正视的。

    赵海维虽然觉得过程并不重要、关键的是结果,但他觉得大哥说的那句话非常的有道理,‘失败了不可怕、给失败找理由的才可怕’,因此听完付正义的这一番话、也就有了些豁然开朗的感觉,心悦诚服的拱了拱手。“付总,您总结的实在是太精辟、太透彻了!我当初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可这个人呐、也是个认死理儿的,若不是因为当年我欠的人情实在是太大,我也不会带着他一起过来给你赔罪……”

    赵海维说着便站起来拍了拍手,听到这动静的万梓峰暗自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冲着坐在首位的那家伙拱了拱手便道。“付总,对不起啊,让你见笑了,请原谅。”

    没想到赵海维会带着他过来、态度还是如此的轻慢,付正义本所谓所的摇了摇头。“你应该去向唐嫣道歉,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也不需要获得我的原谅。”

    “付正义!唯知信托是名利双收,可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唯知信托的资金充裕?唐嫣是有点本事,可她的本事也是因为有了施展的舞台而被夸大了的,她能做到的、好多人也同样可以做到!你别总是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我叔叔还有半年就能出来了,你仅仅是运气好而已,可轮到做人、你自己清楚你有多么的卑鄙和无耻!”

    万梓峰不是赵海汉的手下,见他如此失礼可就沉了脸,见他弟弟赵海维像是被惊呆了一样、张着嘴一副愕然的模样,猜到他未必是交代赵海维这么去做的,但显然万梓峰的突然发难、让赵海维萌生了试探一下付正义反应的想法,因此也就收回了目光,准备看戏。

    万梓峰攥紧了拳头、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而万氏兄弟的表演、付正义也尽收在眼底,他大致能猜到他们都在想些什么,于是唇角便慢慢扬了起来。“万梓峰,你觉得自己挺委屈、挺无辜的?”

    “当然!唐嫣泄密、是她的职业操守除了问题!商业手段本就无关道德、只关乎于利益,你成功了、所以你被公认是金融领袖、是民族实业家、是屈指可数的大慈善家,但你的钱难道全都来路很正、就真的没有一丁点的问题?金融市场本就是最强头脑之间的战争,一赚两平七亏损本身就是合理的,你打着‘价值投资’的大旗忽悠了那么多散户将资金投给了唯知信托,你可知道你挡了多少人的财路、把多少人的饭碗给砸了?”

    “怪我?”

    横竖已经是这样了,万梓峰咬牙切齿的道。“不怪你怪谁?要是没有你的搅局,哪里有这么多的事儿发生?我叔叔怎么得罪你了,你非要下死手?你说、你说啊!”

    “你叔叔做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他发起的集资造成了数百亿的损失,许多老百姓为此而倾家荡产,为了满足一己的私欲而如此的丧心病狂,即便是最终成功了、也是罪孽满身!”

    “成王败寇!只要能赢、那自然会是荣誉满身,说的难听点,成功者就算是放个屁都是香的!”

    万梓峰的理直气壮、让付正义觉得这家伙基本上是没救了,低下头看了看面前的矮桌,将插在花瓶里的那束绢花取出来、随手抛进了身后的湖水,抬起眼皮冲着万梓峰淡淡的道。“既然是这样,那就麻烦你帮个忙吧,请帮我落水的那束绢花给捞上来,谢谢……”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