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纯阳第一掌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南斗第一令星
    萧千离不惜坑蒙拐骗,几乎是使尽了办法,务必要将宋书剑骗至自己麾下,绝非一时心血来潮。

    在路过宋书剑的时候,萧千离发觉自己的识海深处突然动了一动。

    他分出一点意识沉入系统之中,这才发现在系统那广阔无垠的星图当中,有一颗极为不起眼、平时黑沉沉很少动弹的无主星点突然闪烁了起来,不由得心中大为诧异。

    星点闪烁,一般都是所代表的纯阳门人出了意外、或者是修为大进,才会有所显示;又或者是主星有极为强烈的生死预兆,才会提前示警。

    例如在这次出门历练之前,北斗第五丹元玉衡星闪烁得极为激烈,这才让萧千离决定带走李承渊。

    事实也是如此,李承渊与夏青和一番惊天大战,以炼精化炁初阶的境界修为,硬撼先天之境的化神高手。尽管夏青和并未借用天地规则,实际打斗中也算是留了力,但是差距如此之大,李承渊几乎是九死一生才行险生还。

    二人交手时,玉衡星也是忽明忽暗,尤其是李承渊硬接“风来吴山”之时,局势凶险无比,玉衡已经暗得几乎变成了一颗死星。萧千离无数次忍不住出手,想要以“镇山河”援救,只是那玉衡星虽然如同风中残烛摇摇欲坠,却始终有一点微弱的星光不灭。

    直到李承渊一枪点断厚背长刀之时,已是心结尽解,玉衡星突然光华大作,璀璨无比,甚至瞬间将代表柳随风的天枢星也压了下来。因此当他提出想要回山磨砺心境,萧千离便一口答应下来。

    种种异像,已经成为萧千离赖以观察纯阳门人修为、安危动向的不二法宝,但是这却是有一个大前提——这些星点都是有主之物。而这一次却是一颗无主之星不断闪烁,却让萧千离不禁感到有些惊讶。

    这颗星来得极为古怪,运转轨迹毫无章法可循,飘飘荡荡,若即若离,但是当它闪烁起来的时候,却与北斗九星一般无二。从闪烁时的距离来看,仅次于代表纯阳宫最为核心的北斗九星,显然也是纯阳宫极为重要的人物。

    正因如此,萧千离不惜使尽手段,也要把宋书剑罗致纯阳宫门下,当宋书剑苦笑施礼时,一道系统提示也随之响起。

    “叮!天府归位!恭喜宿主,南斗第一令星激活,奖励抽奖机会X1,兑换点500点。”

    天府星,又称为“南斗星主”,乃是南斗六星之首。天府激活,余下又有五颗黑沉沉的无主星点也随之缓缓从虚空中游离出来,团团聚在南斗第一令星身边,形成了一个斗状模样,与北斗九星遥遥相对。

    “纯阳宫……竟然有如此广阔无垠的潜力?”亲眼目睹南斗现身,萧千离自己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这宋书剑,竟然是南斗星主?”萧千离看着宋书剑的眼神已经变了,绿油油的,如同一头看到鲜肉的恶狼。

    “宋书剑,探测资料如下:根骨8,悟性9,心智10,福缘6,潜力9,对本门忠诚3。”

    “当前实力判定:炼炁化神初期;天地法则:‘易’之道;内功心法:高阶《逍遥游》第二层;武学技能:高阶《惊神一指》圆满、高阶《泰卦剑》圆满。”

    “天赋判定:该目标天赋出类拔萃,可作为核心门人培养。”

    “忠诚度判定:该目标对门派报以怀疑,尚需提升。”

    “这人竟然是化神先天?而且还是领悟的‘易’之道?当真是偷天换日、洞察世情的大能之人,这样的人在镇北军,镇北军又怎么可能会败?”

    当看到宋书剑的资料之时,萧千离只觉得一阵眼晕。论实战中的拼斗搏杀,宋书剑比精修剑道的谢广陵还是略微逊色少许,但是在其他方面,宋书剑的“易”之道可谓用途极广,堪称是无所不能。

    这也是纯阳宫第二个先天高手,有此人加盟,等于纯阳宫的战力凭空再提升一倍。

    此时萧千离恨不得抱着宋书剑大笑一场,拼命忍住,这才将自己的面色控制得波澜不惊,微笑道:“宋先生领悟的乃是极为罕见的‘易’之道,只不知河套之战中,那胡骑究竟有何本事,竟然能瞒得过宋先生的先天推算?”

    萧千离一语道破宋书剑的真实修为,倒是让宋书剑吃了一惊,凝视萧千离半晌,这才叹息道:“掌教有所不知,胡骑虽是蛮夷之辈,却也有些能人。否则也不至于与镇北军僵持数百年不下……至于‘易’之道,我能算清天地,却算不清人心啊……”

    他话语中显然有极大的隐情,萧千离也不去多问,只是右手一扬,托起一件儒风道袍,笑道:“先生虽是不拘小节,只是凡我纯阳门下,大多穿此袍以尊纯阳道祖,先生切莫推辞。”

    宋书剑哈哈一笑,双手恭恭敬敬的接过,也不顾自己身子狼狈肮脏,顺手披在身上,这才笑道:“‘易’之道又如何?在宋某眼中,掌教气息若有若无,有如凡人,却又隐约置身天地之中,玄奥无比,实在是看不出深浅。不知掌教借用的乃是哪一方规则?”

    话虽客气,但是这显然是要考较自己的修为。虽说宋书剑既然入了纯阳门下,以他的本事,自然不屑于反悔。但是掌教的实力,也是他今后行事需要考量的重要方面。因此萧千离微微一笑,右手缓缓托起,两道黑白真气在掌心中缓缓游动。

    一道璀璨夺目,一道幽深晦暗,这一黑一白两道真气一起在掌心中交织,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阴阳鱼。宋书剑双目真气凝结,定睛细细看去,却见那阴阳鱼竟然是无数细微至极的黑白真气纵横交错组成,大得无边无际,仿佛要将手心这一方小世界尽数包裹在其中。

    “阴阳初始,造化万物?”

    还没等宋书剑反应过来,原先幽静的黑暗线条,突然亮起璀璨明亮的光芒;而原先光华流转的白光,却变得黯淡无光,继而变成漆黑一团。

    暗极生光,两极反转!

    无数道明亮刺眼的光线,和同样无数道晦暗幽深的黑线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好像天空之中星辰运转的轨迹线条,一起编织出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黑白真气突然起了变化。化作光明黑暗两极,组成一个小小的球状结界,渐渐舒展开来,像是一朵盛开的曼陀罗花。

    但是那花瓣却是共分五色,按青、黄、赤、黑、白排列,五彩光华流转不休,生生不息,玄奥无比。

    “阴阳五行俱全?”宋书剑的眼睛突然瞪大,显然是震惊无比。

    但是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下一刻,那五片花瓣又化为十片,继而化为二十片。手中的曼陀罗花只有小球大小,却已经分出了数百枚花瓣,细若针尖,却依然保持着完整的花瓣模样。

    不多时,曼陀罗花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团光晕,数以千计的花瓣密密麻麻,常人肉眼都无法分辨到底有多少片花瓣。

    但是宋书剑的眼中,每一片花瓣都是代表一种异像,天、地、风、雷、水、火、山、泽、楼宇、亭台、剑器、花草、鱼虫……那万千景象渐渐浮现,又渐渐破碎无形,下一刻却又重新演化为另一种异像。

    “化生寂灭,演化诸天……”看着萧千离轻轻合上手掌,那无数景象也随之粉碎无形,宋书剑重重叹了一口气,恭恭敬敬的施礼道,“掌教学究天人,宋某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忠诚度:5。”仅仅是利用《坐忘经》演化天地法则一番,这个天资卓绝的先天高手的忠诚度便大幅上升,萧千离忽然有一种装逼成功的得意感。

    “宋先生,你此番有何打算?是欲往昆仑玉虚而去,看一看我纯阳宫的情况,再行招兵买马;还是随本座一同上路游历?”展露了一番自己的境界,萧千离仗着有系统掩盖修为,若无其事的吐纳调息,不断吸纳周身寰宇清气,弥补已经大损的金丹,顺口问道。

    “西北诸郡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宋书剑也毫不客气的回答道,“掌教既然委以重任,宋某岂敢有丝毫怠慢?自然是尽快赶赴昆仑玉虚,着手组建商队、招揽人手等事宜。只是宋某初入纯阳,是否请掌教手书一封书信,也好证明宋某身份?”

    “不必如此麻烦!”萧千离轻轻一笑,伸手按住了自己衣领,吩咐道,“青月护法可在?”

    “青月候命!”

    衣领上传出的细微声音,让宋书剑不由得一愣。

    “过得几日,有一位宋书剑宋先生来宫造访,乃是本派新入门的长老,你切不可怠慢,请谢长老代为接洽。诸多事宜,皆可便宜行事。”

    “青月谨遵掌教令!”

    宋书剑眼睛瞪得大大的,半晌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掌教,此等神物……”

    还不等他说完,萧千离又取出一对传音晶石,将其中一颗放在宋书剑的手心里,笑道:“用时灌注一丝真气,即便千里之遥,本座也能收到消息。”

    宋书剑张了张嘴,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不发一语,转身大踏步离去。

    “忠诚度:6。”

    看着又跳了一点的忠诚度,萧千离笑得极是无良。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