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历史军事 > 蝶二号 > 第47章 掩护
    周森来到了那面墙上,对着墙上一块污处,踢了一脚。

    接下来,痛的他差点叫了出来,不禁抱着脚跳了跳。

    而这时,那块墙竟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十公分的洞口。

    这是一面有夹墙的墙,现在通往夹墙的进口出现了。

    周森伸出手,在里面摸了摸,摸到了一个铁箱子。

    他将铁箱子拿了出来,打开后,发现里面是用防水布包好的一叠钱,共有八叠,就是八万美元。

    周森将钱拆开,一叠一叠地拿出来,然后一叠又一叠地放入了自己的皮包内。刚好将皮包装满。

    然后,他将铁箱关上,放入了夹层中,并且在里面摸到了一个园园的石头,周森用使一拍,马上抽出了手。

    在周森抽出手后,那面墙又开始合拢了。

    周森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墙,直到最后,那面墙全部合缝,看不到一点破绽后,周森才放下心。

    将那防水布卷在一起,周森打开了窗户,外面是一条小河。

    他一使劲,将那防水布丢进了河中,立即那防水布被河水冲了出去,这条河是通向海边的,所以那防水布肯定会出海一游。

    忙完了这一些后,周森才安心地坐下抽烟。

    这八万美元,是哥哥给自己的,让自己用钱去开路,铺出一个通向南京的大道,所以他一定要用好这笔钱。

    但现在他有点犯愁,这八万美金,要不要告诉洪媚呢?

    最后,周森决定不告诉洪媚,因为说出来的话,大家都会怀疑,是什么人,凭什么给你八万美元?

    自己肯定说不出来,你说是黄海给的,那些人肯定不相信。

    凭你们是发小,黄海就给你八万?那我们那么多的发小,为什么他们个个都是铁公鸡?

    黄海帮你做生意,大家相信,因为生意是互利的。

    但是赠予给你一笔钱,那是无利付出的,现今的社会,谁愿意无利付出呢?而且一付出就是八万美元。

    所以这笔钱只能作为自己的小金库了,只有对不起洪媚了。

    “呯呯!”一阵敲门声,将周森的沉思打断。

    周森马上起身去门边,打开了大门:“什么事?”

    “报告,我们的车子附近,有可疑的人出现。”一个行动队的队员急促的向周森报告。

    “通知下去,战斗准备!另外,搜索出一里,而后撤回登车,我们不能在这停留了。”周森命令道。

    那人应了一声,向着外面跑去,通知其他的人。

    很快,三十多人向四周搜索而去,周森在望远镜中,看到了有三个人分散躲开了搜索,离开了汽车一里。

    而在三十名行动队员回返时,那些人却没有再跟过来。

    “上车!”周森率先上了小车,坐在了后座上。

    其他的人也登上了车,清点了人数,确认了都上车后,周森的小车在前面向着江边路驶去。

    而这时,樊城与王德所乘坐的船已经进入了共军的控制区。

    码头上没有过多的人和车辆,一切如同往常。

    按照惯例,上来了五个人捡查船只,他们的手上有一张画像。

    “他们在找我!惯例对画像。”樊城对王德说道。

    王德马上对身边的人说了声,那人马上会意。

    就在那检查的人快到跟前时,王德身边的人破口大骂:“狗日的,你敢偷老子的钱。”

    随后是一声“啪”地响声,众人的目光都聚向了那两个人。

    挨打的那个人马上开始还击,两人越打越厉害。

    王德马上装作劝架的人上前劝阻,他的人也有两人上前劝阻。

    加上船上的其他热心人,劝阻的人达到了八个人,将检查的几人团团拥住,同时也将那两个打架的也拥住。

    乘着这个时候,樊城偷偷地溜到了已经检查过的区域。

    找了一个位置,他拿着一本书,低头看起书来。

    而这时候,检查的人也发火了:“你们要是还要打,那就上岸去打,让这船继续向前走,等你们打完了,再坐下一班船。”

    检查人员的话,立即吓住了打架的两人。他们松开了抓住的对方的手,各找一个地方坐下。

    检查人员得意地笑了,继续他们的检查。

    检查的结果是没有发现嫌疑人,所以他们便上岸了。

    得到了命令后,客船继续向下游驶去。

    而这时,周森的三台车到了他与小队长约好的小巷子。

    周森的车最先进巷子,在进巷子时,他便看到了小队长与另外的两台车子,他们准时到达了。

    周森马上对身边的人说:“不要高喊,一对一传话,放弃这三台车,我们转去上西边的两台车。”

    说完,周森便向那两台车走去,很快便过了巷道,到了车前。

    小队长马上打开车门,请周森坐上了驾驶室。

    而这时,周森的命令下达到了所有的人,大家都跳下了车,向着巷子那边跑去,三分钟,人全部跑光。

    装有步枪和机枪的箱子被他们全部带过去了。

    等到所有人上了车,周森便命令开车。

    两台车马上离开了这个小巷,向着江边跑的另一条路驶去。

    而监视他们的人在行动队的人下车时,以为周森会在这里落脚,所以他们没注意,直到所有的人都走光后,没有留人看车时,监视的人才发觉不对劲,这不合常理。

    按常理,不管是宿营还是暂时休息,汽车肯定有人守。

    于是,他们马上向汽车跑去,并且上了车箱。

    车箱内已经是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快搜查,看他们去哪里了?”一个人高喊道。

    十分钟,小巷内都搜遍了,没有人,那几十人不见了。

    这时,有人从巷子那头发现了汽车的轮胎印。

    他们马上肯定,周森一伙人是弃那边车,而上这边车走了。

    不要小看这一个小巷,他将这条路堵死了,开车是过不去巷子那边的,要去那边,必须向回开一里,从另一条路上过去。

    等到绕道去那边,周森早就跑了,黄花菜也凉了。

    甩掉了后面的跟踪,周森的车子顺着江边向下游开去。

    一直经过了四个码头,周森都没有让停车。

    快到第六个码头时,周森才让停车,众人下了车。

    “将车子开到后面隐藏起来。”周森命令道。

    立即有两个人上去开车,将车子开到了几棵大树后,用树枝掩饰了一下,站在路上发现不了那两台车。

    周森马上对小队长说道:“这里是与共军交界的地方。你马上进去告诉这里的负责人,让他们配合我们演一曲戏。”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