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临时监护人 > 第六十九章 求救信号
    周日原本该是休息日,但星野菜菜从早上起来就开始按着小月弥生做题、背课文,还没到中午呢,小月弥生人就有些痴呆了,一双圆眼中两颗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星野菜菜叹了口气,说道:“休息一会儿吧,小月同学。”

    小月弥生如遇大赦,先是一喜但很快就将喜色敛了去,小声说道:“我还能再坚持,星野同学。”

    星野菜菜摇摇头:“这样没效率,先休息一下,我们吃过饭再继续。”

    “啊,下午还要……好的,星野同学。”小月弥生只觉得嘴里发苦,昨天周六就学了一整天,晚上脑袋都要炸了才喘了口气,今天还以为可以放松一下……以后都要这样了吗?

    星野菜菜扫了她一眼,说道:“不要觉得苦,小月同学,成绩优秀的人都是从苦里熬出来的……别人看着比你轻松是因为别人能把白天上课的时间充分利用起来,你现在跟不上就要拼命补习,等能在课堂上跟上进度了,就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你不要只看别人成绩好,别人也是吃过苦头的,学习从来都是一件枯燥废脑力的行为,咱们年级中前十位除了我,个个都参加补习班,你该知道吧?”

    小月弥生乖乖点头受教,一攥小拳头说道:“我会加油的,星野同学!”表完了态,她就去上厕所了,星野菜菜一直很认真的盯着她,她憋了好久了。

    星野菜菜起身走到了吉原直人身边,轻轻用脚丫子蹬了蹬他,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整天歪着,你没事做干干家务也好啊!”

    星野菜菜一天到晚不高兴,看这不顺看那不惯,吉原直人基本免疫了。他翻身坐起来,笑道:“美树不让我干,我有什么办法……你们学完了吗?”

    “没有,下午再继续!”星野菜菜一边开着游戏机,一边好像随口一般问道:“我看你生活很懒散,你在家乡做什么工作?”

    吉原直人抓着手柄等着,小声笑道:“我有些积蓄,暂时没工作。”

    原来是个家里蹲,坐吃山空没出息,美树姐跟了他能有什么幸福可言?

    吉原直人对她还不错,她忍了两忍,终于没忍住,还是开口规劝道:“你就没有什么人生目标吗?人的一生很短,如果不做些有意义的事,不是很可惜吗?”

    “有啊,我有人生目标,而且我一直在努力。”

    星野菜菜精神一振,关切地问道:“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我想有热饭吃,有柔软的床可以睡,慢慢变老,最后老死的床上。”

    “就……这个?”

    “就这个,我以前幻想过好多次,现在基本实现了,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可以安安稳稳死掉的。”

    星野菜菜忍不住回头分辩了一下真假,片刻后惊讶说道:“你活着就是为了吃饭睡觉?这样不对!吃饭睡觉是为了活着,活着是为了做有意义的事情!”

    “你管我!”吉原直人笑骂了一句,这孩子就是管得宽,但看着她精致的小脸,念在一片关心之意,还是又解释了一句:“我这辈子就这熊样了,我这年纪也不可能再去读书进学,在外面游荡了十多年只学会了怎么扭断别人的脖子,没什么手艺当不了工人匠人,经商做买卖我更不是那块料……反正我钱够花了,就这样过吧!”

    他最后坦言道:“我觉得这样很好,我不给别人添麻烦,也没人找我麻烦,安安静静直到老死……很多人想像我一样可以老死都已经没机会了,我这样真的已经很好了。”

    星野菜菜看了他一会儿,回头叹了口气,这就是个社会的米虫,拉人类进步后腿的典型例子……那这种情况,要不要搅黄了他和美树姐的事呢?

    没等她想明白呢,她的手机响了。她一边脑子里面转着念头,一边看了看手机,发现号码不认识,以为是电话推销,随手就拒接了,刚转头要问问吉原直人对桃宫美树是什么打算,电话锲而不舍的继续响了起来。

    她有点不高兴,接起来问道:“我是星野,请问有什么事?”

    “打扰了,星野小姐,我是上东私立大学的熊本理事,有个不好的消息要通知你,真是万分抱歉……”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难以措词,或许是听出了星野菜菜年纪不大,有些说不出口,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刚刚海事厅通知,你母亲所在的考察船‘探险者三号’两小时前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号,目前……”

    后面的话星野菜菜没听清,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全身的血液几乎瞬间都涌到了头顶,眼前一阵发黑,耳中出现了耳鸣声,周围的一切都摇晃了起来,仿佛遇到了地震。

    吉原直人看星野菜菜接起电话听了一句,小脸顿时煞白,变得毫无血色,小小的身子也摇晃起来,顿时一惊,连忙伸手扶住她,问道:“出什么事了?”

    星野菜菜没吭声,本能伸手紧紧抓住吉原直人的手腕保持平衡,将手机牢牢按在耳边一动也不动,不敢再漏掉一个字。

    “……海事厅已经要求附近的船只赶往救援,只是出事位置不靠近航线,能联系到的船只不多,能及时赶到的……星野小姐……星野小姐,你在听吗?星野小姐?”

    星野菜菜想张嘴答话,但大脑好像指挥不了口舌,张了张嘴,却如同离了水的鱼,只是上下开合,没能发出半丝声音。

    吉原直人觉得不对,伸手去拿手机,但星野菜菜紧紧将手机按在耳边,力量之大令指节泛青发白,他一拿之下竟然没拿开。

    他赶紧轻拍了一下星野菜菜,提高了声量叫道:“星野!”

    星野菜菜猛然打了个寒颤惊醒过来,顾不上理会吉原直人,声音颤抖着问道:“现在我能做什么?”

    做什么能救妈妈!?

    熊本理事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我们能做的……就是为上杉博士祈祷。”顿了顿,他又说道:“星野小姐,我还需要通知其他人的家属,有新消息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星野小姐,你身边有成年人吗?有人可以照顾你吗?”

    星野菜菜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有……”

    “那就好,那就好……”熊本理事说了一句,又沉默了片刻,直接挂了电话,在星野菜菜耳中只留下一连串的“嘟嘟”声。

    她缓缓放下电话,转头望向一直扶着她的吉原直人,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将他手腕掐出了血痕。她赶紧松开了手,开口想道歉,但张开嘴说出来的却是——

    “我妈妈的船出事了,怎么办?”

    她的语调中充满了彷徨无助,如同变了一个人。

    桃宫美树和小月弥生在吉原直人高声叫喊时已经跑了出来,听她这么一说,小月弥生惊讶的捂住了嘴,而桃宫美树脸色一白。

    吉原直人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问道:“详细说一说是怎么回事。”

    星野菜菜勉强镇静着心神,把电话中的内容重复了一遍,突然记起一事,跑到电脑那儿查看了一下卫星云图,发现太平洋南部一大一小两个气旋正横扫而过,顿时她更急了——这会儿说不定上杉香的船正在暴风雨中挣扎,随时有可能被滔天巨浪压入海底。

    她更害怕了,双手撑着桌面,拼命吞咽着口水,但却想不到办法——就算她现在马上赶到码头,雇了船赶往南太平洋,那又怎么来得及?

    她发了一会儿抖,突然起身向半层跑去找衣服,说道:“我去上东大学等消息!”虽然去大学等和在家中等几乎没有区别,但她已经无法忍受在家中安坐了。

    吉原直人眉头紧皱,起身也开始找衣物。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