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都市之我为宗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国家其实无处不在!
    ....

    孙长宁出了屋子,带着那本《白虎通义》,离开了水龙会所在之地。

    一并同行的.....当然少不了陈心语。

    弯弯绕绕的走了一段路程,来到大会门口处,发现叶文钟已经等在这里了。

    “恭贺先生,夺龙王之名!”

    叶文钟看见孙长宁,浑身猛地一震,直接就走上来,语气颇为激动,而孙长宁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动作显得有些无礼,但对于叶文钟来说,却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孙长宁现在可是一位宗师!

    少年宗师!

    他甚至觉得有些荣幸了,但良好的修养还是让他没有失态,此时看到了孙长宁身旁的陈心语,顿时惊讶起来:“心语小姐,您怎么.....”

    “怎么了,你和很不高兴看见我吗?”

    陈心语眨了眨眼,语气调侃,而叶文钟哪里感答应,直接苦笑摇了摇头。

    “好了,龙爷让我跟着长宁大哥,带他在江东这片玩一玩,尽一尽地主之谊,你怕是不知道又胡思乱想到哪里去了。”

    陈心语撇了撇嘴,而叶文钟连连摇头:“不敢不敢,我哪里敢随便议论心语小姐!既然心语小姐在这里是大龙爷的吩咐,我又怎么可能有这胆子说三道四。”

    他这般话说了,又转脸对孙长宁开口:“先生,这一次龙王的头衔夺了下来,真的是....真的是....”

    他话突然有些难以出口,半响,才终于落下字来:“我叶家,这次多谢先生了!”

    牛佬死了,压在他叶家头上的利剑自然崩溃了,而孙长宁这一次出战就是代表的叶家,自然而然,原本站在悬崖边缘的叶家直接被拉了回来,现在叶元健已经匆匆忙忙回去,处理事务了。

    他们叶家,一步登天了!

    龙王两个字,看起来没有什么实际的利益,但这两个字,其实就是最大的,无形的利益!

    而且现在牛佬已死,他的两个最厉害的门生都已经死去,剩下的只有他的儿子。

    这对于叶家来说,并不是威胁!

    所谓树倒猢狲散,牛佬这颗参天大树倒了下去,那现在,肯定已经有许多的人开始改换门庭了!

    牛佬当初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所以才会把名下产业全部转交给自己的儿子。

    而牛佬的儿子要全部掌控这些产业,必然要经历一场极其凶猛的动荡。

    各个势力都要洗牌,要把损失降到最低,因为牛佬死了,肯定有人想要跳起来,搅浑这片清水。

    他恐怕现在是焦头烂额,不要说和叶家斗了,自己恐怕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而叶元健此次回去,也正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尽力削弱对方的力量。

    牛佬死了,他的人脉关系都淡化了,而他儿子的人脉,则根本影响不到叶家。

    武者死了,一切都归于尘土,所谓人走茶凉,就是如此。

    很现实,也很无奈。

    人的关系都维持在某个人身上,父辈的关系不是后辈的关系,各个时代的人有各个时代的圈子,想要强行进入那个圈子,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甚至会撞得头破血流。

    孙长宁摆摆手:“你叶家要名,我要利,这次合作十分愉快,你不用谢我。”

    孙长宁如此想着:白虎通义第四十一卷到手,虽然这玩意有些神神叨叨的,但确确实实是一本孤本,而就算后面的一些文字不能练习,但化劲的从天一页,还是可以仔细揣摩的。

    而且这次水龙会,自己又学会了马踏飞燕的绝技,包括一些失传的武学技巧,乃至于和那些大拳师交手时他们的各个招数。

    譬如咏春木人桩。

     譬如咏春大粘手。

    譬如三截劲。

    譬如青牛顶角、犀牛望月。

    譬如十六天魔步。

    譬如蛟龙翻海。

    譬如狮子摆头。

    譬如龙爪手。

    这些招数都被牢牢的记在脑海中,甚至闭上眼睛,可以重新看见那些拳师的身影与动作。那一拳一脚都是如此的清晰,就像是录像回放一样。

    这是一笔无法言喻的财富,更是这一次水龙会最大的收获。

    叶文钟笑起来,此时看了看陈心语,对孙长宁说道:“先生既然要在江东逗留一段时间,这向导有心语小姐了,那我就当个司机吧,还望先生和心语小姐,不要嫌弃。”

    “你叶文钟要当司机?!”

    陈心语眼睛眨了眨,笑了起来,却是很感兴趣,而孙长宁失笑:“没什么嫌不嫌弃的,你这搞得我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一样。”

    “你本来就是了不得的人物啊!”

    出乎意料,叶文钟还没有说话,陈心语倒是直接开口了,她看着孙长宁,指点道:“你可是龙王啊!难道你真的以为这头衔仅仅只是水龙会中的冠军之意吗?”

    “你也不看看当时那些台子上的观战人都是些什么人,这些人代表了整个江东,乃至周边的三个大省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拿了龙王,出去,谁都要给你三分面子的!”

    她做了个夸张的手势:“就像是那些电视里的明星,他们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就是钱多,但是去哪里人家都觉得倍有面子,你这可是水龙会的龙王!比那些什么明星要厉害多了!”

    “这龙王两个字,代表的就是半个国家!不然你觉得,为什么那个赵志国会在这里?这水龙会里也有国家的份的!”

    她这么说着,突然语气变得有些高深:“我和你说,前几代龙王里,就有接受了招揽的人,去了国家之中效力,他们几乎都是江东这里培养出的尖子,这水龙会,其实也是为国家输送人才的一个大平台呢。”

    她说出了这些话,孙长宁愣住,而连叶文钟也是猛地一惊,他当初了解的不过是水龙会的皮毛,此时听了陈心语的话,这才明白自己当初知道的,原来只是露出水面的一角。

    国家的力量无处不在,只要还在东土之上,就避不开的。

    孙长宁想了想,对陈心语询问:“那这么说,这种平台不止一个咯?”

    “嗯,在许多地方,都有这种类似性质的平台,而且是不会对外披露的,知道的人就是知道,包括那些主持人,说可以说,只不过有些东西不能说,有些则是可以说的,心里面要有一杆秤。”

    “这可不是什么武林风的节目,这可是真正的,生死搏杀。”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