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混世魔龙 > 016 整编钢七连
    团部派下来干部监督考核了,王金龙知道钢七连整编也进入了倒计时。虽然他早就嚷嚷要参加特种部队,可对钢七连这支队伍,还是很有感情的。这支部队的风气还算淳朴,战友之间的交情有深有浅,可坏心眼儿的几乎没有,大家都像兄弟一样。现在这支队伍要解散了,他心里也很不好受。

    以王金龙的水平,在考核上拿个优等的成绩不算很难,即使他也有弱项,比如各种设备的技术参数什么的就总是记不住,但体能、射击等项目上,他却是出类拔萃的,所以总成绩不会太差。只是他既然知道钢七连是散定了,自己一年后又一定会参加特种兵的考核,因此就没太用心,只拿了个中上等的成绩。

    团里派人考核过后,并没有马上开始整编,而是又过了两个多月,才下了调令。第一批调走的人,就有三十六个,足足一个排没了!

    这三十六人不全是调走的,其中差不多有一半是退伍了。三班走的人最少,只有一个白铁军。白铁军这家伙虽然训练成绩很差,可他是个开心果,只要有他在,气氛就总是很轻松。现在他要走了,大家都很不舍。

    可再怎么不舍,命令下来了,他们就只能执行。指导员洪兴国也在调走的名单上,他组织了最后一次联欢会,大家在分别之前最后狂欢一次。可越是喝酒,大家的感情就越是控制不住,不管是走的还是没走的,眼泪都哗哗的,和喝下去的酒一样多。

    王金龙自诩成熟稳重,到了这个时候,也被带的眼圈儿发红,强忍着才没像其他人那样哭的惨兮兮的。本来他以为自己只是这个位面的过客,可毕竟和这些战友相处了两年了,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让他无法将这些战友当做NPC,岂能不动感情?

    狂欢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高城强令所有留下的人不许去送,只有他一个人将指导员和所有要走的人送上了车。估计是他猜到了,一旦允许送行的话,全连人恐怕都要哭的稀里哗啦的,那不是钢七连的作风。可即使不去送,躺在床上的战士们依然不少人泪水长流。

    第一次就砍掉了一个排,这让高城心里极不好受,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流泪,只好将所有的憋屈和苦闷都发泄到训练上。王金龙这回不用自己加练了,全连在高城的率领下,每天都是高强度训练,每天都练的死去活来的。

    现在全团,甚至全师上下,都知道钢七连已经疯了,以前经常跟他们较劲的人,现在全都躲的远远的,唯恐被他们盯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偏偏有人不长眼的惹到了七连。团里的宣传干事在团报上写文章,将钢七连当年在孟良崮战役中的功劳安在了大功六连身上。这让高城大怒,带着全连人去找张干事算账。

    这些日子以来,七连上下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连王金龙的沉稳,都很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张干事不长眼主动凑上来了,那还有啥说的?怼他!

    来到张干事的办公室,高城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去,张干事和李梦都被吓了一跳,张干事连忙陪着笑脸说道:“呦,高连长,有什么事吗?”

    高城将团报往桌上一拍,说道:“张干事,你这写的大功六连打的孟良崮首战。”

    张干事还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

    高城道:“那一仗七连打没了五十七个人,五十七条命换回我身后这面旗,给他看!”

    王金龙和伍六一就站在高城身后,一人扛着一面旗子,闻言立即将旗面展开。一面旗子上写着“装甲之虎钢七连”,另一面上写着“浴血先锋钢七连”。打孟良崮的时候钢七连当然不可能是装甲部队,所以高城说的是第二面旗。可不管哪面旗子,都是钢七连最值得铭记的荣誉,是决不允许任何人玷污、挪用的。

    高城又道:“旗上有这七个字,你说咋办?”

    张干事嬉皮笑脸的道:“老高,就算,就算你们连打的首战,行不行?”

    高城本来就很恼火了,听他这么说,火气就压不住了,瞪眼道:“就算?你再说一遍!”

    张干事摊开手道:“那你说怎么办?这报纸都发出去了!”

    高城道:“下期团报道歉,向钢七连。”

    张干事一脸不以为然,连李梦也插嘴道:“不至于吧,高连长?”

    高城只是瞥他一样,李梦就吓的缩了回去,再不敢多话了。而张干事却依旧不在乎,认为团报上写错了只是一点小事而已,高城这么兴师动众的,其实是因为钢七连即将被解散拿他当出气筒,让高城找管事的吵去。

    当高城将他的话一一反驳了之后,张干事的反应却是,你别逗了。高城被气的一脚踹翻了凳子,张干事反倒恼了,大怒道:“你这是干什么呀?”

    王金龙忍不住了,上去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单手将他提了起来,说道:“就是想让你道歉,还不明白吗?”

    张干事被掐的喘不过气,抓着王金龙的手连连捶打,可惜就像蜻蜓撼石柱,根本毫无作用。直憋的脸色胀红,双脚直蹬,如同上了岸的鱼。

    高城也没想到王金龙真敢动手,怕他手重真弄出个好歹,连忙拉着他的胳膊道:“松手,快松手!”

    王金龙只好松开手指,让张干事落下来。张干事捂着脖子咳嗽不止,但王金龙依然不放过他,凑近了他,脸对着脸,用满含杀气的声音说道:“你要是不道歉,以后无论去哪,都要躲着钢七连的人,不然不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张干事吓的脸色煞白,连咳嗽都不敢了。李梦更是像个鹧鸪一样,恨不得消失不见。

    原剧情中伍六一只是将李梦按住了,在王金龙看来根本是柿子挑软的捏。李梦不过是个士官,要弄就弄张干事这个上尉。而且团报上的文章也是张干事写的,和李梦有什么关系?当然要冲张干事下手。

    恰好在这个时候,团长出现了。有人喊:“立正,敬礼!”

    众人立即肃立敬礼,团长进来后倒是笑眯眯的,问道:“你们在这里搞什么?”

    混在钢七连战士中的,有一个团部的黄参谋,这时插嘴道:“报告团长,团报有误,七连来讨个说法。”

    团长又问道:“什么事有误啊?”

    黄参谋道:“大功六连打的孟良崮首战。”

    这个参谋显然也是偏向钢七连的,只说了张干事的失误,却没说王金龙刚才做了什么。张干事倒是想说,可是看了看冷着一张脸的王金龙,还是没敢说什么,只是捂着脖子一个劲的揉搓,希望能引起团长的注意。

    可惜团长只是看了两眼,却什么也没问,只是来到桌前,随意的看了看团报,注意力就被张干事刻的一个印章吸引住了,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下,问张干事道:“这是你刻的?”

    张干事颇为自己的多才多艺自豪,还以为团长能夸他,可没想到团长脸色一变,训斥道:“你对七连连史的无知,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就算你变成了雕刻家,那也不行!黄参谋,带他到四连去体验生活,和士兵们一起起居。”

    张干事顿时傻眼了,他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怎么团长还偏向七连?难道就因为七连要解散了?

    团长可不会为他解释自己下这个命令的缘由,转身来到高城面前,询问他七连有什么要求。高城秉承七连的硬汉作风,只要求在团报上道歉,其他的什么也不要。

    团长很了解高城的性格,只能说了一句:“有什么要求告诉我。”

    但在离开之前,又站在了王金龙面前,看了他半晌,才离开了。王金龙感觉团长这个动作大有深意,只是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暂时还搞不明白。

    回来之后的第二天,高城将钢七连剩下的人都集合起来,又举行了一次入连仪式。一般情况下,这个入连仪式都是在各班分别进行,而这一次则是在操场上,全连人一起进行。接受入连仪式的,是最后加入钢七连的马小帅。而马小帅是三班的兵,因此主持的人就是代理班长王金龙,和副班长伍六一。

    虽然接受入连仪式的是马小帅,可王金龙觉得自己也再接受了一次洗礼。即使钢七连马上就要散了,即使王金龙只是这个位面的过客,但他觉得自己以后不管走到哪,都不会忘记钢七连了。钢七连“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将永远铭刻在他的骨髓里。

    在钢七连举行仪式的时候,恰好成才路过。他被分配到草原五班了,今天就去上任。这和他想象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他后悔了,尤其是在钢七连齐声朗诵连歌歌词的时候,更是眼泪哗哗的。然而再说什么都晚了,只能被三连指导员拉上了车,前往他心目中的坟墓。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