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蒸汽时代的道士 > 第二十八章 张秋臣
    (庆祝吾师前往香港参加丁酉年太上金籙罗天大醮圆满结束……)

    海加尔大法师和克里斯蒂大法师的法术体系都不纯粹……

    总之,这家伙在殷胜之面前,脸色变了再变,最终却还是低下头去,微微行了一个简单的法师礼:“殷法师!”

    殷胜之淡淡的说道:“我要去见张秋臣大人,你要拦阻么?”

    “贵国的平章大人受到不知名人士的暗杀,我们前来保护,不能让闲杂人等靠近!”白袍法师说道。

    他的态度也开始趋向强硬,殷胜之虽然来历不凡,号称天才。

    但是毕竟是二十年后的大法师,而不是现在,现在不过和他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星体法师而已,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而一边的那军警上尉已经开始噤若寒蝉,从这位白袍法师口中,他们隐约已经知道殷胜之似乎是一位法师界的大人物……

    他们不引人注意的开始往后退,生怕两位法师一言不和的打起来,结果殃及他们这些池鱼!

    而这些军警们不得不说,足够的警觉。几乎在他们刚刚让开的时候,殷胜之脸色一冷,眼神神光电射:“让开!”

    眼中神光射出,一把银色的长刀已经隔空飞出,斩向这个那白袍法师。

    “银傀儡!”那白袍法师面上微微一动,轻轻低颂一声,似乎有着一片羽毛旋转着从眼底飞出,然而化作一个天使,挡在了身前。

    这一把银色刀光之后,跟着就是地狗星飞出,人刀合一,向着那天使斩去。

    “哈,这家伙的无翼天使是五级,你的银傀儡是四级。不是他的对手……”

    康纳利维斯终于跳了出来,弱弱的叫了一句。

    自从上次事件之后,这个被吓破胆子的家伙,还是第一次的发声。

    然而,他的话只是换来殷胜之的一声冷笑。

    但见地狗星刀光如练,当头斩向那天使的时候,忽然之间脚下却是悄无声息的一脚踢了出去,撩阴脚。

    可怜那天使只顾挡住上面,哪里顾得了挡住下面了?尽管只是能量凝聚而成,却也被这一脚的踢的飞了出去,砸在了地上,飞起一片烟尘。

    接着,那地狗星刀光一转,已经向着那白袍法师斩去!

    这一幕立刻把那白袍法师惊出了一声冷汗,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奸猾的银傀儡。

    不过也就是如此而已,毕竟就只是一个四级银傀儡罢了!

    我要让你看看我们圣慕路斯隐修会法师的厉害……

    眼见着刀光射来,白袍法师面前忽然又是一道羽毛转动,居然再是两个天使飞了出来。

    同样是五级的无翼天使,向着地狗星夹击过来。

    见此,殷胜之只是一声冷笑:“难道你的银傀儡多,我的银傀儡就少了么?”

    第二元神飞出,同样是长刀裂空而过,立刻就把一个五级天使斩杀当场。

    “怎么可能?六级的银傀儡!”

    按照一般的法师理论,初级星体法师顶多能够凝聚出四级的银傀儡而已,中级星体法师才能凝聚出五级星体法师。

    殷胜之在一个月多月之前,才刚刚成为正式法师的啊!

    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就成为高级星体法师,能够凝聚出六级傀儡了?

    这不科学啊!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足以凝聚出银傀儡来。

    这位白袍法师,为了这三尊五级的银傀儡,可是足足花费了三四年的时间!

    如果不是凝聚银傀儡的耽搁,说不定他就能够升到高级星体法师了。

    总之,此刻见到六级银傀儡一出,这白袍法师彻底丧胆。连连后退……

    至于心迷宫,这东西是群体性攻击,是对付数量众多的弱小个体的。对付高手用处不大!

    他一退再退,倏忽之间就已经让开了通向大使馆的道路。

    殷胜之这个时候才冷哼一声,收了银傀儡,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向着大使馆走去。

    这白袍法师脸色涨的通红,转眼间变的铁青,最后又转红,如此变来变去,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再次出手。

    有着六级傀儡在,向着殷胜之出手,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而周围的军警们属于伊比利亚,在这里不过装个样子而已。

    眼见着圣慕路斯的白袍法师都输在了殷胜之的手中,其他哪里还有什么人敢不识趣的上前阻拦?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殷胜之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入大使馆之中。

    而那位二秘发了半天呆,这才反应过来重新坐上马车,向着大使馆而去。

    殷胜之刚刚走到大使馆门口,就看到有人迎接。

    为首一人身穿紫袍,腰系玉带的清癯老者,站在那里,就有着一种凝重如山的感觉。

    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五六个人,一眼望去,都是气度不凡之辈。

    然而,最为显眼的,当还是这个老者本身!

    殷胜之顿时猜出这人身份,快走几步,就要拜倒在地,口称:“平章大人……”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大齐宰相,所谓平章军国事的张秋臣!

    他还没有拜倒在地,张秋臣已经哈哈大笑着上前两步,扶住了殷胜之,笑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让我们看看这位大齐后起之秀……”

    笑着,顿时咳嗽了起来。

    一行人急忙扶住张秋臣又是拍背,又是顺气。

    “平章大人听说你来了,不顾身体的伤还没有好,坚持要到外面迎接!”有人对殷胜之说道。

    一时间,殷胜之多少当真生出了那么一种受宠若惊来!

    一国宰相之尊,而且还是长者,居然亲自出来迎接自己这种后生晚辈……

    这让殷胜之迅速的想起人们对于张秋臣的评价:所谓宰相度量者,张秋臣是也!

    张秋臣待人如沐春风,最重贤才,有古之一沐三握发之度。

    大齐国事所能艰难维持者,全在于秋臣相公艰难维持……

    而罗巴诸国人对于张秋臣的评价也是极高,认为他是一个天才的外交家。

    总是能够在很艰难的环境之中,为自己的国家争取最大的利益。并且居中调和,维持着整个齐国的艰难统一局面……

    想到此处,殷胜之不由得心中再次叹息!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