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历史军事 > 元末称雄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更名 醉酒
    “呵呵,好了。快,坐下吧。”对此张世华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之后,便就也不由将目光再度转向了另一旁的赵二。

    “小二,我想你也该知道。日后我们的战略重心将会在南方,在湖广。而虽说年前那一战,我军成功占据了湖广行省的中枢治所。但放眼到整个湖广行省而言,我军所掌握的领土却着实不多。

    算算吧,湖广行省路三十、州十三、府三、安抚司十五。而我们如今所掌握的地盘,说实话,不过就是整个湖广的一个零头。因而继续用兵,是无论如何也免不了的。

    所以在接下来,我准备让你负责我大楚的练兵之事。你可愿意?”

    听到张世华这样说,坐在那里的赵二眼睛一转,便也就明白,想要继续用兵南方,楚军兵力上已然有些捉襟见肘了。虽然说在这个时候,楚军的总兵力已然激增到了十万。

    但再一考虑到楚军现在四面皆敌的情况,十万兵马,也着实不能算多。因而赵二便也明白,他的大王手中已经没有多上多余的兵马可以供他调遣征战了。想要领军征战,上战场上去博取战功,便也就只能先自己练兵。

    想明白了这一点,张世华话音落下,赵二自也不由跪伏地上,朗声道:“臣,遵命!”

    “很好。那么三天后,你便就去武陵吧。到时,中枢和常德路的地方官员都会协助你。此番,中枢一共会募兵三万人。而募兵完毕之后,本王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不求你给本王练出一支所向无敌的大军,但也必须要精通战阵、令旗、鼓声,能上战场作战,你明白了吗?”

    “是,臣遵命!臣一定尽心竭力,为大王操练好这些兵马。”

    “恩,很好。本王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到时做好此时,本王也答应你,到时你可从中自领一部兵马,南下征战。”

    “臣谢大王!”听到张世华说出了这样的话,赵二的脸上也终是露出了激动不已的神情来。不过在他高声答谢之后,却是不由跪在地上,满脸堆笑道:“大王,臣有一事,请求大王。”

    “哦,什么事?说吧。”忽的听到赵二这样说,张世华到着实不禁有些好奇了。

    “呃,是这样的。”赵二在这个时候顿了顿,在脑子中整理了一下语言,然后继续道:“臣像求大王,为臣赐名。”

    “赐名!?”忽的听到赵二这么说,看着跪在地上的赵二,张世华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抹难掩的笑意。

    说实话,对于赵二这样的请求,张世华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不过等到赵二说出这样的请求之后,想来倒也是正常。毕竟赵二这样的名字,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名字。这完全就是没有文化的穷苦人家为了图方便,给自己的孩子取得名字。

    就像是当年刘邦的名字,刘季刘老三一样。都是穷苦人家图省事起的。

    这样的情况下,等到富贵发迹之后,自然也就要改一个名字。这一点上,刘邦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吗。

    所以在听到赵二请求赐名的话之后,张世华哈哈一笑,便也不由微笑道:“原来是如此。好吧,本王便就为你赐名。恩……你容本王想一想。”

    说着,张世华便也不由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沉思了片刻。

    “有了。大丈夫生逢乱世,就是要建功立业。那么就拿‘建’这个字,做你的名如何?”

    “建,赵建。哈哈哈,好。臣,谢主公赐名!”听到自己的新名字,满面欢喜的赵二……呃,不赵建,便就也不由再度跪拜在地。

    而坐在一旁的李重三见到这样的一幕,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好像也是生出了同样的想法了。

    不过李重三在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开这样的口。毕竟赵建刚这样请求他在接着这样做,面上总是有些不好看。因而,在接下来张世华再给他们交待了几句之后,他们便也就齐齐告退,一同离开了。

    但是在接下来不久,李重三却还是将自己的名字给改了。

    是的,毕竟和赵二一样他的名字也不能算是一个名字。因而他将自己的名字给改为了李崇善,恰好是原来名字的谐音。

    然后,在这两个人的带头之后,现如今的楚军内部竟然便也就掀起了一股改名狂潮。

    比如南阳知府周四九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周良卿,赵九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赵威,石十三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石开达等。

    不过这些现在还都一些后话,暂且不提。此时,便也就容我们将目光再度已经和苗军统帅杨铿谈判完毕的吕思诚哪里吧。

    正如前文中所说的一样,这场‘你有情我有意’的谈判顺利的超乎想象。

    面对近乎可以说是人老成精的吕思诚,杨铿和他还没交谈多久,吕思诚便也就从杨铿和其他人的谈话中,摸清了苗军内部的想法现状和底线。

    因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半天后,双方的和谈便也就完美的结束了。

    而和谈的内容则是这样的‘两万苗军立即撤出辰州路,返回各自的宣抚司,且日后也不得再以支援元廷为借口,擅自出兵,参与楚军和元军的战事。如此,楚军则便会承认各个土司对于地方的统治权。双方互不侵犯,互不干预。’

    所以达成了这样的和谈之后,原本一直驻守在沅陵城外毫无动静的苗军便也就在第二天陆续撤离了辰州路。

    不过在撤军返回的路上,不打算白来一趟的苗军还是钻了和谈的空子。在撤兵返回的时候,私自率军击破了暂时还归元廷之力的辰溪和卢溪两城,并在城中大肆掠夺屠杀。然后方才带着两城的巨额财货返回宣抚司。

    对于此,吕思诚的心中自然也是暗恨不已。

    毕竟傻子都知道,没有了苗军这唯一的助力,辰州路落入楚军的手中已然成为了必然之事。

    更何况在苗军撤兵离开的当天晚上,辰州路的知州总管陆恬歌就已经主动派人联系上了吕思诚,表示自己愿意投降。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苗军又玩这一手,任谁都会愤恨难忍的。

    不过令人无奈的是,对于苗军这样的行为,楚军一时间也着实难以做出有力的回应。黔地多山,以楚军现有的力量,实在是不可能出兵黔地,为自己找回场子。

    因而自这样的情况下,楚军一方也只能当这件事没发生过,然后不了了之。

    但这件事情的发生,倒也对楚军产生了一些有力的影响。那就是在这样的事情传播开来之后,湖广各地对于苗军也可以说是再无信任可言。如此一来,对于楚军日后收复整个湖广,无疑也起了促进作用。

    ……

    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张世华率领着麾下的数千先锋军终于开进了沅陵城。从此,辰州路也可谓是正式易主。

    不过却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沅陵城这边,却还是不禁闹出了一件不怎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三月二十二日这天,楚军正式占领了沅陵城,辰州路也正是沦为了楚军治下的疆土。

    兵不血刃,便就占据了整个辰州路。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一场庆功宴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所以在三月二十三日这天晚上,陆恬歌便也就不由带人组织了一场庆功宴。而在这场庆功宴上,楚军中职位但凡在千户以上的将领,自然也都是有资格出席。

    而要知道,楚军平时的禁酒令都是极其严格的。今日,好不容易尽情饮酒放肆的机会,楚军中一些个好酒的千户,自然也是喝的酩酊大醉。而醉酒之后,麻烦事便就发生了。

    俗话说‘酒是催情药’。当在宴会上喝的酩酊大醉后,薛勇这位早在张世华与太和起义时,便就跟随张世华的南征北战且有些好色的千户官,却是不知怎么想的,拒绝了陆恬歌特意安排的侍女,竟是带着自己的下属们准备返回他负责镇守的北城门去。

    “走,快跟我来。我记得,应该就是前面哪一家了,对就是这一家。”带着四名下属,喝的大醉的千户官来到了靠街的一处房门前。然后用力的拍打起了房门,“快开门,快给我开门!”他高声叫喊着,声音大的惊人。

    “谁,是谁啊?”屋中的人听到外面的叫门声,不禁略带惊慌的高声发问。听声音,这显然乃是一名男性老人。

    “我是谁?呵呵,本将军乃是大楚千户官。现在,赶快给我打开城门,本将军要找一个姑娘!”精虫上脑的薛勇粗声粗气的大吼道。

    却是在今天白天的时候,他上街时看到了一位让他心动不已的女孩,并知道了哪位女孩家就住在这里。

    当然,要是在没喝醉酒的时候。即便薛勇有着好色的毛病,在楚军那严酷的军规之下,那就算想要那个女孩,也一定会用其他方法。比如拿钱将自己看上的女人买到手做小妾,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好多次。

    毕竟只要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没有人会处罚他的。

    但偏偏,这精虫上脑的蠢物今夜喝了酒,而且还受了些刺激。以至于在今夜,竟是要色胆包天一回。

    “将爷,我们家没有什么姑娘。将爷喝醉了,还是赶快回去休息吧。”听到他方才的话,屋里面的哪位老人家自然是不会给他开门的。所以不由声音发颤的这般道了一句。

    不过这样不痛不痒的话,对于喝的酩酊大醉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薛勇显然是无用的。

    甚至不禁没有作用,反而还不由让其变得更加暴躁,“放你个老屁。你家明明就有一个姑娘,你这老狗竟然敢骗我。来啊,给我将门砸开!”

    “什么,砸门!将主爷,这不好吧。这可是违反军规的事,万一处罚下来,您……”

    “啪!”薛勇一个大嘴巴,打断了这名还算是有理智的下属的话。

    “他娘的,你给老子闭嘴!早年间,还在太和的时候,劳资就跟着大王南征北战。如今,将大王扶上王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区区一个女人,难道还能因此砍了劳资的脑袋!?

    别他娘给我废话,把门砸开!”大街上,薛勇怒声高喝。声音很大,周遭的百姓应该也都听到了。但因他这样的话,自然也是没有那个百姓有胆子敢出来管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身旁的四名下属相视一顾,无奈下便也只能抬脚将门踹开。

    “哈哈,好。小娘子,我来了。”见此,体内已然是升腾起熊熊欲火的薛勇一声狂笑,便不由迈步进了院子。

    “将爷,老朽家没有什么娘子姑娘。家中,就老朽和老伴两人生活。求将爷高抬贵手,求将爷高抬贵手!”院中,哪位老人家见薛勇竟然破开院门走了进来,不禁拦住薛勇,苦苦恳求。

    但这样的话语对于此时的薛勇来说,显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让薛勇厌烦之后,一脚将这位老人家踹到在地。

    “老头子!爹爹!”老人家的惨叫,不禁让躲在屋中的那对母女惊叫出声。

    “哈哈哈,果然在这里。呸,老东西还敢骗我!”闻声,已然完全是精虫上脑的薛勇不禁变得越发兴奋。双目已然是通红的他,此时带着两名下属便不由冲进了屋中。

    “你们,给我将这个老妪拖出去,别打扰到我和这个小娘子,明白吗!?”

    “是,属下遵命!”纵然知道薛勇这样做违反了军规。但在薛勇常年积威之下,两名下属又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忤逆他的想法。是以明知不对,也只能乖乖照做。

    于此一来,伴着一阵令人于心不忍的哀求痛哭,屋内便也就只剩下了薛勇和哪位命运不好的姑娘。

    “哈哈,小娘子,别怕。只要你乖乖的,本将军保你下半生跟着本将军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哈哈!”说着,已然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薛勇便就如狼一样扑了上去。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