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秦楼春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私心
    秦含真觉得赵陌今日格外英俊帅气。

    虽然她以前也知道他长得很好,身材很挺拔,气质也出众,可是……今天才发现,他长得有那么好,身材有那么挺拔,气质有那么出众。

    他就这么含笑直接朝她走过来,越走越近,她的小心脏都跳快了几拍,脸上渐渐热了起来。她在想,莫非是今天衣裳穿多了?还是袖里藏着的小手炉太暖和了?她怎么觉得空气中有些闷热呢?

    赵陌仿佛没发现秦含真的异状,他笑吟吟地走到她面前,柔声道:“秦表妹,生辰快乐。”接着又补充,“如何?我早说了,定会赶回来给你做生日的。我没有食言吧?”

    秦含真直面他的笑容,觉得自己脸上更热了,连忙低了头,含糊应了一声:“嗯。”实际上是心乱如麻,已经想不起来要说什么话了。

    赵陌还在含笑看着她:“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已经让人送到你院子里去了。你回院后记得瞧,若是不中意,只管告诉我,我再叫人给你打新的。”

    秦含真稍稍清醒了些:“打新的?你给我准备的是什么礼物?”

    赵陌微微一笑,露出一点小虎牙:“你猜呀?”又卖起了关子。

    秦含真以前一见他卖关子就想生气,今天却完全想不出这一出,只愣愣地回答:“那我回院后再瞧。”然后又道,“虽然晚了十天,但我还是要补祝你一声,生日快乐。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一会儿我拿给你。你记得回去试用一下,要是用着好,以后出门记得带。”

    赵陌露出了好奇之色:“是什么呀?”

    秦含真抿嘴一笑:“你猜呀?”学着他卖起了关子。

    赵陌顿时大笑起来,似乎很高兴受到秦含真的小小反击。

    牛氏在里屋高声问:“是广路来了么?在外头磨蹭什么?赶紧进屋来吃茶!”

    赵陌看了秦含真一眼:“我们进去吧?”秦含真点点头,让赵陌先行一步。她落在后头,对着赵陌的背影,多看了几眼,忍不住又微微红了脸,低下头去。

    赵陌到了秦柏与牛氏面前,先是给二老行了礼,又再次向秦含真祝寿。他跟秦柏牛氏极熟,平日说话也不拘礼,寒暄得几句,便亲亲热热地跟牛氏聊起了天。

    牛氏问他这些天去了哪里,他说回封地上去处理一些事务了,毕竟马上就是春播,他这个藩王还挺忙的。

    牛氏顿时就不再追问了,还道:“是该回肃宁去一趟的,你忙的是正事儿,别为三丫头耽误了。她的生日不过是小事,你很不必两头奔波。”

    赵陌笑道:“秦三表妹的生日怎会是小事呢?舅奶奶放心,若是不能回来,我一定不会勉强的。”接着无缝接上春播的话题,牵起了牛氏对过去在西北生活时春播的记忆,然后话风一转,转到了秦柏这里,向后者请问起了种种春播注意事项,一副乖巧请教的模样。

    秦柏一脸欣慰地对他说:“你能认真考虑这些稼穑之事,脚踏实地经营封地,这样很好。既然你问起了农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到书房来。”就把赵陌带走了,顺便还叫上了侄儿秦仲海与侄孙秦简。

    姚氏有些担心地看着丈夫儿子离开,牛氏拍了拍她的手背:“没事,我们老头子不会随便骂人的。他就是想教教广路,怎么打理田地上的事,叫顺便上老二和简哥儿旁听而已。”

    姚氏安心了些,回了牛氏一个微笑。

    只有秦含真在旁面无表情地坐着,心知那四个男人其实只是想找借口,避开众人聊一会儿机密而已。赵陌在广昌王露馅之前出京,他又参与了广昌王暴露事件的策划,离京也多半是为了调查宁化王的阴谋,而不是象他所说的那样,仅仅为了封地肃宁的春播。他如今回来了,肯定带回了许多情报,秦简他们也需要将他离京后发生的事都跟他交流一下,趁着如今有机会,自然要抓紧时间聚上一聚呀。

    反正过后赵陌总会私下告诉她是怎么回事的,秦含真也不着急,先把今日上门的亲友们先招待好了。

    秦锦华与秦锦春都在叫她,她们摆开了双陆棋盘,要好好玩一玩呢,一旁还有卢悦娘陪秦锦容下围棋。秦锦容近日跟着喜欢的表姐学了不少套路,棋瘾正大着呢,已经没闲心跟姐妹们吵架了。秦含真让人给她与卢悦娘送上她们喜欢的点心与茶水,自己跑到秦锦华与秦锦春那边陪她们打双陆。姐妹们聚在一处,看起来格外融洽。

    姚氏看了看女儿的情形,回头对许氏、牛氏与闵氏笑道:“瞧她们姐妹几个,都出落得玉立亭亭了。想想当初她们刚出生时的情形,好象是昨天才发生的那样,转眼间都长得这么大了。三丫头已经满了十四,再过两个月,我们二丫头也要及笄了。时间过得真快呀!以前要操心她们的吃喝,如今,又要操心她们将来的婚事。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们才算操心完。”

    许氏微笑道:“哪里有能操心完的时候呢?她未出阁时,你要操心她的婚事;等婚事定了,你就要操心她的嫁妆;等她过了门,你要开始操心她与夫婿能否琴瑟和鸣,能否顺利生出儿子;等她有了儿子,你又要开始操心她要如何教养儿女……儿女都是债,就算他们长得再大,在你眼里也依旧是个孩子。直到闭眼为止,这辈子都不可能操完心了。”

    她不就是这样么?如今还要操心孙子孙女,操心女儿在夫家过得如何,操心女儿将来随夫到外地任上,会不会受苦,哪里有完的那一日?

    牛氏感叹着连连点头,她虽然没有女儿,却有两个长年不能在膝下尽孝的儿子,何尝不是觉得自己也操心个没完呢?

    姚氏飞快地看了许氏一眼,心知婆婆想起了小姑子,却没有接她的话,反而对牛氏道:“三婶,我瞧肃宁郡王极好,不但人长得精神,对你和三叔也十分敬重有礼。这样的好孩子,何苦便宜了别家?三丫头也满十四了,明年就要及笄,您就真的没什么想法?”

    牛氏怔了怔:“啊?”

    姚氏掩口笑道:“三婶还故意跟我装糊涂呢。您放心,今日聚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您说话不必这样小心的。我也是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才会问您这话。若您与三叔有意,还是早早把事情定下的好。肃宁郡王这样的好孩子,看上他的人绝不会少。万一因为出手晚了,本该十拿九稳的事有了差错,事后再怎么后悔,也都来不及了!”

    她说这话时,心里还有些酸。如果不是赵陌的态度表现得太明显,她都想把这个好对象留给自己的亲闺女了。年纪轻轻、品貌才干都十分出众的实权郡王,如今上哪儿找比他更好的女婿去?

    牛氏有些迟疑。

    许氏瞥了姚氏一眼:“胡说什么呢?女孩儿们都在这里,你也不怕胡乱说话,会臊了她们?”

    姚氏赔笑道:“夫人放心,我小心着呢。离得这样远,她们听不见的。”她又继续劝牛氏,“若是三叔和您都觉得这是门好姻缘,下回再进宫时,不如就求一求太后,请她老人家做主赐婚?虽说肃宁郡王的父亲尚在,可辽王世子的为人,我们都心知肚明。他未必乐意让肃宁郡王结一门好亲。与其在他那里碰钉子,倒不如请太后娘娘出面把事情定下算了。”

    牛氏吞吞吐吐地说:“这事儿我也跟侯爷商量过,他说他心里有数,我就听他的了。”

    姚氏还想再劝,许氏又横了她一眼:“好啦。孩子们都在这里呢,你说话也注意些。婚姻大事何等要紧?三丫头与肃宁郡王都有父亲,若真要作亲,那也不是你嘴皮子一碰,就能定下的,自然有他们各自的长辈定夺。你少在里头掺和!”

    姚氏嘴上应了是,心中微微冷笑。

    当她不知道么?许氏亲生女儿秦幼仪的公公镇西侯,一心想要把嫡长孙女嫁给肃宁郡王赵陌为正妃,可镇西侯的长子长媳,却又想把嫡长女许给她的儿子秦简。从前倒也罢了,儿子秦简与多年的好友赵陌忽然被人弄成了两男争一女的狗血戏码,叫人心里憋闷得慌,紧接着苏大姑娘竟然就被曝出了私会外男的丑闻。

    姚氏不关心镇西侯到底怎么想,可一想到小姑子竟然差点儿就让那样一个贱人把亲侄儿给糟蹋了,身为秦简的母亲,她心里气得简直要吐血了。

    没错,姚氏知道大年初二那日,秦幼仪回承恩侯府省亲,私下与许氏说了一个晌午的话,母女俩却不欢而散,原因就是秦幼仪受了大伯子与妯娌的请托,回娘家来说亲,想要促成秦简与苏大姑娘的婚事。许氏对长孙的婚事早有设想,没想到亲生的女儿竟然想破坏她的计划,自然会不高兴了。姚氏从耳报神处听到消息后,也很想骂人呢。秦幼仪要给她的儿子说亲,为什么没跟她开口?这不是欺负人么?!

    许氏担心儿媳提起赵陌的婚事,会把苏大姑娘牵扯出来,然后牵连上秦幼仪,一再打断姚氏的话。但姚氏觉得,苏大姑娘又不是秦家外孙,许氏何必替她遮掩呢?那私会外男的丑事,可不是别人逼着她做的!

    姚氏私心使然,就盼着能把肃宁郡王赵陌的婚事尽快定下,最好别便宜了外人。然后她再把自己儿子的婚事也说定了,自然是要挑出身好又才貌双全的佳人。到时候,那不守规矩的苏大姑娘,就哪儿凉快往哪儿去吧,别再肖想人家的好儿子了!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