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其它小说 > 清风天师南行记 > 第1461章 焚身引众敌 黑衣误判
    辛云一哆嗦,瞬间异常地清醒,扭头向清风和铁行云请教。

    “师父……先生……不会真是黑衣人他们追过来了吧?”

    “听着急促的马蹄声……不象是一般赶路之人……倒像是官府中的做派……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铁行云镇定地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来难免又要有一场恶战了……”清风跟着叹道。

    “既然如此……我们和他们拼了……”辛云愤愤地说。

    “不可鲁莽……形势危急……你们按我说的去做……”铁行云当即嘱咐。

    辛云惊讶地看看铁行云。

    “莫非先生早有妙计?”

    “妙计谈不上……却可以让黑衣人竹篮打水一场空……”铁行云镇定地说。

    “既然先生有良策……不妨将来听听……”清风当即催促。

    “天师……那马蹄声越来越近……来不及了……我交代您一件事……您必须答应我……”铁行云越发镇定。

    “什么事?只要贫道能够做到……请讲……”清风爽快地点头答应。

    “黑衣人要寻找的东西……我早已经派人藏在了广州城一家洋行的保险箱中……”说着,铁行云摸出一把钥匙,交到了清风的手上。

    “先生……您这是……贫道不能收……我们一起继续南下……”清风心里一怔,瞬间明白了铁行云的打算。

    “是啊先生……我们一起南下……”辛云跟着说道。

    铁行云笑笑。

    “我铁行云生于斯长于斯……终究还要葬于斯……天下何其之大……再不会有我容身之所了……”

    “先生说哪里的话……就凭您的神算……”辛云话未说完,就被铁行云打断。

    “我累了……”铁行云摇摇头,示意辛云不要再提此事。

    此时,远处急促的马蹄声,就象擂起的战鼓,越发密集紧迫。

    “时辰不多了……你们快快下车……找地方躲起来……”铁行云急着呵道。

    “铁先生……”清风师徒二人仍旧无动于衷。

    “天师……你们快点下车……”铁行云凭借着两只极灵的耳朵,摸索地牢牢抓住辛云手中的车缰。

    “唉……”辛云无奈地叹了一声。

    “小师傅……勒紧缰绳……要不然我们都走不了……”铁行云怒斥。

    “辛云……照先生所说的去做……”清风当即吩咐。

    辛云眼里的泪,不知何时已经涌了出来。他咬紧牙关,狠狠勒住车缰。马车顿时停下,铁行云一把拽过车缰,又一声怒斥。

    “下车……”

    清风师徒二人跳下马车,转身向官道一侧茂密的树林里跑去……

    铁行云狠狠地抽了一记响鞭。马车重新又沿着官道疾驰。急促的马蹄声越发响亮,骑马之人终于献身。领头的身穿黑衣,戴着一顶可以遮脸的斗笠,独臂握缰,却手法娴熟。

    “快……追上那辆马车……谁要先拿住了人犯……你们大人重重有赏……”

    一众官兵纷纷答应,想到有赏钱可得,手中的马鞭抽得更响。一时间,官道上尘土飞扬,犹如一群饿狼现身,非要吞下前方仍旧疾驰的那辆马车。

    单马跑得快,拉上马车,反倒成了累赘。那些饿狼扑食一般的官兵,大喊着,追在马车后面,越来越近。

    “你们听好了……你们想要的东西……就在我的身上……你们快过来拿呀……”极近的马车上立刻传来铁行云的呐喊。

    黑衣人顿时来了精神,当即回敬道。

    “铁行云……你休要猖狂……马上你们……就要死到临头了……束手就擒……鄙人可以……网开一面……”

    “哈哈哈哈……谁信你的鬼话……有本事……你们自己来取……”铁行云冷笑几声,扭头冲车内重重地甩了一鞭子。哐啷一声脆响,马车里顿时象湿了水,木头颜色变深。

    车后的一众官兵急着追赶,丝毫没有察觉。铁行云面露笑意,从腰间抽出一物,抛入了车内。

    突然,火光冲天,疾驰的马车变成了红孩儿大战孙悟空的五行车。水火无情,那些紧追其后的官兵,瞬间当了引火的干柴,头发和衣物,眨眼间窜起可怕的火苗。顷刻间,一股浓重的肉腥焦糊味,充斥着所有人的口鼻。

    “快停下来……”黑衣人也不能幸免,浑身着了火,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纵身跳下马去,在地上疯狂地打着滚……

    此时熊熊燃烧的马车上,传出铁行云的几声呐喊。

    “你们来追我啊……”

    在地上滚来滚去的黑衣人,已经扑灭了身上的火苗,他大声疾呼。

    “鄙人要活的……快去救火……”

    从马上摔下的几个官兵,匆忙起身,虽是答应得及时,却无从下手。着火的马车终于停下,可惜铁行云已经命丧火海。

    “你们这群蠢货……快挖土灭火……”黑衣人怒斥道。愣在原地的众官兵,这才蹲身下去,拼命用手挖土。熊熊的火苗遇到扬来的土,很快冒出薄烟,渐渐熄灭。黑衣人望着狼藉的火场,只看到一具黑漆漆,已经烧成炭状的尸体,顿时火冒三丈,恶狠狠地冲身旁仍在挖土的众官兵骂道。

    “你们这群蠢货……为什么马车上……只有铁行云一个人……”

    众官兵脸色被薄烟熏得黑黢黢,一言不发,心里却在暗暗诅咒这个不问青红皂白,象疯狗一样的黑衣人。

    “你们还傻站着干吗?快随鄙人回去……清风他们一定躲在沿途的村子里……我们又上当了……”黑衣人继续怒斥。叫苦不迭的众官兵连应话的力气都没了,气得黑衣人又是一通臭骂。

    在密林里藏身的清风师徒,看到官道的方向冒起黑烟,就知道出事了。

    “师父……马车上还有多半罐子灯油……先生他怎么会?”辛云不敢多想。

    “铁先生行事向来缜密……是为师大意了……”清风一脸愧疚地说道。

    “师父……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不能让先生白白送了性命……”辛云当即宽慰。

    清风点点头,示意辛云悄悄靠近官道,探个究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