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 亿万先生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进入酆城
/p>        所有人都看着谈山色,似乎都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们对谈山色没有什么好印象,可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却忽然生出来一种亲近感。
        “你们在东海瑶池过的并不好。”
        谈山色微笑着说道:“据我说知,你们一个个都好像奴隶一样。你们是什么人?看看你们自己,哪一个还有当初的气度风范?你,是大将军。你是大司马,你是丞相......你们这些人,一个个曾经高贵的别人看到你们都要下跪,现在呢?被关在一个大笼子里和一头妖兽整天对着撕咬,看你们还咬不过。”
        他呵呵了一声:“可怜啊......你们之中,还有几位君主,难道就这么认命了?有些时候我还真的挺佩服安争的,因为他不认命,而你们在这方面真的比他差远了。”
        赵灭哼了一声:“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当然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好人。”
        谈山色道:“可是你们别忘了,只有你们跟着我的时候你们的日子才过的很舒服。你们享受着人上人的待遇,你们随心所欲。在大羲时代,我带着你们做了些什么?是入侵。现在呢,你们在做什么?是囚徒!”
        他一边踱步一边说道:“你们这么快就放弃了?那我这一趟算是白来了。我还以为,到了这个时代之后,我们这些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可以抱团取暖,今儿开天辟地。带着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军征服这个时代,仙宫?我们只不过是起步低而已,给我们一些时间,以我们超凡脱俗的体质,想要战胜仙宫里的那些家伙并不是没有可能。然而,靠你们自己能做到吗?”
        他摇了摇手指:“你们不能,因为你们都不够聪明。恕我直言,你们这些人虽然已经来了很久,但根本不了解这个世界。你们以为适应了?你们只是适应了做奴隶而已。唯有我,适应了这个时代,且在改变这个时代。我手下已经全部归位,若是再有你们,咱们只需要沉寂那么一小段时间,我有办法让你们的实力突飞猛进。”
        他转身:“你们商量一下吧,是跟着我,还是继续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等着。有些时候我真的很难理解,看到你们就好像看到马戏团里那些被打的服服帖帖的野兽。明明已经有人把关着你们的笼子打开了,可你们就是不敢外迈一步......鞭子打在身上很疼的对吧,以至于你们已经忘记了自由是什么滋味。”
        吴国皇帝孙尚微微皱眉:“可是这么多年来,你挑拨的事情太让人害怕了,我们没有办法相信你。”
        “谁让你们相信我了?”
        谈山色看了孙尚一眼:“幼稚......你们魏蜀吴三国的人,哪一个不是各怀鬼胎。难道被关在一个笼子里的时间久了,你们真的以为都是自己人了?呸......你问问蜀国的人想不想干掉你,你问问魏国的人有机会杀你会不会放弃。你们不信认我?我何尝信任过你们......但是信任不是不能,要建立在同一利益基础上才可以。我们,有一样的目标。第一......自由的活下去。第二,把这个时代霸占。”
        孙尚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看向曹诚,曹诚看向刘准。三个人凑在一起压低声音交谈了一会儿,不时看一眼谈山色。
        孙尚道:“诸葛穹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咱们在东海瑶池那边最终能怎么样?确实如奴隶一样活着.....看起来诸葛穹庐不像是说话,他能轻而易举的进入燕城,最起码有着超过安争的实力。”
        曹诚点了点头:“没错,这个人虽然不可信,但咱们可以利用他先稳定下来,最起码不要任人摆布。你们想想,就算我们参加了武道大会又能怎么样?最终,打输了的话我们会被惩罚,可能会死。打赢了呢?和我们真的有什么关系吗?说来说去,还是咱们这个时代的人自相残杀。”
        两个人的视线都落在刘准身上,毕竟诸葛穹庐曾经是他的人。
        “也罢......暂且听他的。但是我对这个人已经死心了,依我看,只要到了他说的可以安顿的地方,找机会干掉他.....”
        三个人眼神同时亮了一下。
        曹诚转身看向诸葛穹庐道:“有一点你必须答应,我们跟着你不是做你的手下,而是合作。”
        谈山色笑起来:“当然,你们都是帝王。”
        三个人又凑在一起商议了一会儿,然后曹诚一摆手:“咱们大家离开这个鬼地方,谁他妈会为了别人而去拼死拼活。接下来的日子,每一天咱们都是为了自己能拼命!”
        一群人同时举起手臂挥舞了一下,跟着曹诚大步往外走。
        谈山色拉着镜蝶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是不是很解气?我把你师父的人全都带走了......他回来之后看到空荡荡的燕城,一定会气坏了的。”
        镜蝶哦了一声,心里却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感觉。她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总觉得之前在那些人面前说话的谈山色那么陌生。和拉着她的手说情话的时候,判若两人。
        两艘来自东海瑶池的战船腾空而起,迅速的离开了燕城。战船的守卫被杀,死的悄无声息。当战船飞走之后,玄庭和尚从暗影里走出来,脸色燕军,眼神担忧。
        酆城
        三十里外。
        两艘战船在半空之中悬停下来,看着前面那缥缈不定的一大团黑色雾气。这雾气浓烈的好像实质化了一样,如同无数条龙卷风盘绕在一起。就算是他们坚固的战船飞进去的话,也会在顷刻之间被绞碎。
        “那就是酆城?”
        “是。”
        白胡子老头站在战船一侧看着那巨大的黑色雾团:“那里就是酆城......人和鬼-交融共存之处......再等等吧,看看东海瑶池的人打算怎么办。没有特殊的法器,是很难穿过那层黑雾的。黑雾之中是和空间乱流一样的东西,谁进去谁是......东海瑶池这次是有备而来,跟着他们走。”
        安争嗯了一声:“人鬼共存之处......所以,其实原本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撕开的空间通道吗?不然的话,不会有空间乱流出现。”
        白胡子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其实就是一条被撕开的空间通道。之所以酆城的位置不固定,正是因为这些空间乱流在作怪。乱流带着酆城飘忽不定,其实酆城里面的人早就已经死绝了......没有一个活人可以轻易承受空间乱流的撕扯。”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另外一艘战船上飞过来,落地之后看了安争一眼:“安宗主,神女请你们过去上我们的战船。你们的战船是挡不住空间乱流的,你的人也可以回去了。”
        安争看了白胡子老头一眼,白胡子老头点了点头:“去吧,现在是合作关系,不会出什么问题。”
        安争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过去。不过,战船就不要回燕城了,一直盯着酆城的动向。不要离开酆城三十里,记住,在我们出来之前绝对不要离开。”
        带队的人抱拳道:“宗主放心,属下会死盯着酆城。”
        安争他们转移到了东海瑶池的战船上,那个看起来没有任何人间烟火气的神女就端坐在蓝玉宝座上,眼睛盯着那一大团黑雾怔怔出神。
        “你不会是带了东海瑶池的碧落锁吧。”
        白胡子老头上来之后就问了一句:“除了碧落锁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来东海瑶池还有什么东西能阻隔空间乱流。”
        神女回头看了白胡子老头一眼:“是,世伯猜的不错。”
        她抬起手指了指天空,从她手指尖上有一道金光飞了上去,紧跟着化作了一个金色光幕笼罩下来,将整艘战船都包裹了进去。战船外面形成的保护层金光灿灿,但是却又能清晰的看到外面。安争注意到神女的手腕上带着一条金色的手链,将她那白皙漂亮的手腕衬托的更加完美起来。
        手链上面挂着一个很小的吊坠,是一把锁的形状。
        “那就是碧落锁,紫品法器之中最强的防御型法器之一。”
        白胡子老头若有深意的看了安争一眼:“和某件战甲起名。”
        安争楞了一下,总觉得这个白胡子老头知道的事情多的让人害怕。看起来猥琐不懂礼数,可他心里藏着的秘密太多了。安争努力去想,也想不到为什么白胡子老头会知道这么多。
        “现在可以走了。”
        神女语气平静的下令,表情上没有任何波澜。
        战船开始朝着那巨大的黑色雾团飞过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战船晃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空气之中似乎有无数看不见的恶鬼,拼了命的想把战船撕成碎片。耳朵里都是牙齿在金属板上摩擦的声音,刺的耳膜一阵阵的生疼。又好像有很多很多凶悍的野兽,锋利的爪子在战船外面挠着一样。
        战船晃动的剧烈程度让杜瘦瘦怀疑外面的防御层是否挡得住,那感觉就好像所有人被装进了一个瓶子里然后扔进大海之中......如果仅仅是在水上飘着也许还好些,万一一个浪头打过来,瓶子碎了,里面的人能好的了?
        当战船完全进入黑色雾团之后,整个天空都黑了。视线变得一片模糊,就算是站在身边的人也根本看不到彼此。哪怕大家都是修行者眼力非常人可比,但,依然什么都看不到。
        杜瘦瘦伸手胡乱的摸索着:“那位好心人吱一声,让我确定自己不是一个人。”
        寂静无声。
        杜瘦瘦脸色大变:“安争?!陈少白!猴子!”
        他连着喊了好几声,就是没有人理会他。这种感觉越发的毛骨悚然起来,他确定安争就站在自己左边,他伸手往那边去摸......空的,什么都没有。他记得陈少白就在自己身前连半米都没有的位置,他双手胡乱的去抓,依然是空的。一瞬间,杜瘦瘦的头皮都炸了起来......所有人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他自己。
        转船晃动的越发剧烈起来,甚至听到了甲板不堪重负的呻吟声。似乎下一秒,战船就会四分五裂。杜瘦瘦在黑暗中之中不住的摸索着,一边摸索一边呼喊着安争他们的名字。
        忽然之间,光亮从外面照射进来,刺的杜瘦瘦的眼睛一疼。
        黑暗消失不见,光明骤然重现。杜瘦瘦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嗓子都喊哑了的他往四周看过去,不希望看到什么血肉模糊的场面。看到的虽然不是什么血肉模糊的场面,但确实很残忍。
        远处船舷那边,安争,陈少白和猴子他们几个蹲在那笑,陈少白还朝着杜瘦瘦比了一根中指。
        杜瘦瘦:“操......”
        蓝玉宝座上,神女的嘴角微微往上勾了勾,但那淡淡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不见。
        
    
    (本章完)
亿万先生